關於部落格
為何突然改版……(不習慣)
  • 7518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寵逆 52

  蘇砌恆真是後悔死了那夜縱情,簡直就像給籠裡獅子開了鎖,關都關不回去。唐湘昔要到了一次,自然就要下一次、下下一次……蘇砌恆叫苦連天,所幸演唱會在即,他體力聲音均不能糟蹋浪費,但唐湘昔轉而迷上另一種做法──他給青年擼管口活,反過來成了侍奉者,彷彿這樣他就能爽。
 
  其實青年那物肉墩墩的,口感不錯。
 
  蘇砌恆終於忍不住,嘟嚷了一句:「變態。」
 
  他小小聲,可唐湘昔耳尖,還是聽見了,整張臉登時鐵青。「說什麼呢。」
 
  蘇砌恆現在膽子大了,儘管還是戰戰兢兢,怕唐湘芝哪日靈機一動跑來跟唐湘昔告狀,不過想想事跡敗露,要緊張的人是他們,索性安然了。「你吸著舔著男人的東西,不覺奇怪嗎?」
 
  說到這兒,唐湘昔真是怒了。「那換你吸著舔著我的?你金口嬌貴,一場演出價值千萬,倒是我廉價了,是不是,蛤?!
 
  罷了罷了,好在一週前,唐湘昔徹底放過他。
 
  距離演唱會倒數三天,演唱設施陸續進入會場,開始布置,幕後人員的心酸勞苦總無人看見,蘇砌恆拿手機到處拍,崔賀忱好奇:「你拍啥?」
 
  「拍這些人。」蘇砌恆:「他們為我付出,我很感激。」
 
  「天真!」崔賀忱笑了,「你若賺不了錢,一文不值,毫無聲名,公司肯為你聘請他們,他們又願意為你這樣?」
 
  「喀嚓。」蘇砌恆拍下老人家的笑,反問:「那您呢?當初我賺不了錢又一文不值,更不要談聲名,您還不是擔任了我的製作人?」雖然是受迫的,但他不信崔賀忱打死不願,唐湘昔能拿他怎樣。
 
  某方面來講,那頭獅子還是通人性的。
 
  「那是唐湘昔那傢伙……算了,哪知你忽然就得我緣了呢?」崔賀忱想想也覺奇妙,他最先不看好青年,覺得他太陰沈、空無長物,可他卻往他完全沒預料的方向變化、發展,想及春酒那場震撼人心的表演,他亦稱奇:「是我太刻板了,也算學了一課。」
 
  「老師。」
 
  蘇砌恆突然鄭重其事,崔賀忱莫名,「做啥?老頭子可沒錢借你啊。」
 
  蘇砌恆好笑,「沒事,只是想跟你說聲謝謝。」
 
  「噁心!虛偽!矯情!」崔賀忱活似遭輕薄的大姑娘,抱胸一臉別來污辱我的美。實際上這是他掩蓋不好意思的方式,有點彆扭,有點……嗯,傲嬌。
 
  但蘇砌恆其實更想與他道歉。
 
  唐湘芝與蘇沐熙的DNA鑑定結果出來了,不意外,兩人是父子。
 
  他有很多疑問,例如:你認識我姊姊嗎?那天又是怎一回事?如果曉得了你有個兒子,你會接納他嗎?但姊姊早逝,對方則已婚,人世間有太多事情不要追究得太深,太深了,就陷了,如同他與男人關係,一身泥濘,他現在只想妥善處置一切,帶著小熙,離開這個混亂的地方。
 
  在此之前,他有最後一場表演要做。
 
  演出當日,花籃排滿走廊,他看見裡頭居然有鐘倚陽的,頗為稀奇,隨後想想應該是經紀人送的吧,畢竟是師兄弟,鬧出不合傳言,對公司不好。
 
  他在圈內沒什麼朋友,VIP席大半是經紀人幫忙挑人發的,他自己倒是特別發了一張給當初談話節目的主持人,對方說一定會來,蘇砌恆沒擱心上,他已明白這圈子不適合較真,但真正看到人來,心裡還是不覺一暖。
 
  這世間,總有一些事情,是真的。
 
  所以相信吧,不要懷疑。
 
  表演開始,燈光暗下,開場曲是〈表白〉,一片黑暗之中,男性清亮聲音震動全場:「好想和你表白──」
 
  全場歡呼、鼓掌,舞台布幕升起,蘇砌恆用一種非常男性的方式,改編這首女性舞曲,一首輕快歌曲變得充滿爆發力,他男女聲轉換,真假音極為流暢,一連幾首快歌帶動氣氛,螢光棒搖擺。
 
  配合蘇砌恆從前專訪透露情報,螢光棒統一藍色,彷如一片蔚藍海。
 
  這是他的舞台。
 
  真正只屬於他一個人的。
 
  在這時這刻。
 
  他想看清台下每一個人,可惜太困難,他盡力。中場時間,他已經不再拘泥非要談〈小夜曲〉的靈感,短時間歷經太多,他已經前進,成長驅使他眼界開闊,放眼望去盡是光亮,他受到鼓舞,渴望令這些人快樂,不過一時要講話,他接不上來,「呃~」了大約三十秒,台下有人笑喊:「蘇小呆!」
 
  蘇砌恆囧,他何時又多了這麼一個威猛的稱呼……
 
  他清清嗓,總算開口:「其實,在演唱會開始前,我還是很迷惘,以前參加選秀比賽時,我看到大家都好厲害,充滿目標與夢想,有人會作詞、有人會作曲、有人會演奏樂器……可是我什麼都沒有,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特別喜歡這件事。
 
  「當然,我喜歡唱歌。」他小聲補了這句,模樣靦靦,在大螢幕上讓人特別想舔,台下歌迷威猛吼來:「你也唱得好!」
 
  「謝謝。」面對單純好意,蘇砌恆莞爾,他摸了下耳麥,道:「我不太會講好聽話,尤其是勉勵人的言語,但我能站在這裡,一切都是你們的支持,不論將來發生什麼,只有這件事我永遠不會忘……請讓我們珍惜所有緣分。」
 
  謝謝你們。
 
  真心謝謝。
 
  他唸在心裡,鋼琴準備好,他坐下彈奏,開始唱起抒情歌曲:徐佳瑩〈尋人啟事〉,這是他在「歌戰」海選唱的歌,那種渴望找到一個人的心情……
 
  他把所有心意化作音符,傳達給聽眾,台下則予以回報,有時鼓掌有時歡呼有時一併唱唱跳跳,有時僅是靜靜揮舞螢光棒。一切和諧,他以為自己無所求,可一想到未來即將離開,仍產生不捨。
 
  和是否成名、能否賺錢無關,而是一種純粹分享。
 
  分享自己的人生、分享走過的一切、分享種種喜怒哀樂悲歡離合,在作品裡,邀您共同徜徉。
 
  這是所有演繹人的本質。
 
  所以此刻,他們才會在這裡。
 
  最後一個琴鍵落下,蘇砌恆深呼吸,忍住淚意。他沒有任何遺憾了,甚而感謝,謝謝姊姊生下小熙,因為小熙,他陰錯陽差走上這條路,遇見男人,產生自我,將之發散。要謝的人太多,所以──
 
  那就謝天吧。
 
 
 
--
下一回尾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