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為何突然改版……(不習慣)
  • 7518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寵逆 33

  此刻鐘倚陽煩躁得在吸菸室點菸,他手哆嗦,數度沒點好,好不容易燃上了,又被嗆著,他愛惜喉嚨,基本不碰菸酒辛辣之物,可偶爾他也會發了瘋似的追尋某些味道,彷彿這樣的陪伴,能夠讓他安心。
 
  抽不了菸,只能擱著,方才電話裡另一個聲音他聽得出是男人,他不是沒聽過傳聞,那個姓蘇的……唐湘昔從前只包他一個男人,現在是怎?肛上癮了?
 
  他一邊想一邊笑,笑出淚花,菸味太嗆,他決定熄了,另一個人走過來,拈起他燃到一半的菸往嘴裡送,舉止自然,鐘倚陽瞠目,看清來人而後嗤嘲,「抽別人抽過的菸,你噁不噁心啊?」
 
  那人不以為意,反謔:「舔別人舔過的屌,又是什麼滋味?」
 
  他彎下腰,一口煙霧朝鐘倚陽臉上噴,青年咳嗽,揮開煙霾,不覺氣上加怒,「蕭蔽日!你別太過分!」
 
  「喲,鬧脾氣啦?是不是又要叫你家唐總代替太陽教訓我了?除了這招你還會別的不?」蕭蔽日半點兒不在意,他是天演那邊的,何況唐湘昔公私分明,即便資源多給了鐘倚陽幾分,不代表會減損別人過多。「我剛拿影帝,一堆人送禮獻花上祝福,FB轉發破萬,獨獨就缺了你的,這麼小心眼,傳出去可不好聽。」
 
  「影帝!」鐘倚陽「哈」一聲笑,「誰不曉得現在金馬獎灌水灌得快淹死那頭馬了?你這小鼻子小眼睛的影帝還敢拿出來嚷嚷,你不嫌丟人,我都替你爸哭!」蕭蔽日的父親就是當年第一個大動作加盟天演、早年和羅穎傳緋聞那位,最後娶了巷口小吃店打工的姑娘,跌破眾人眼鏡。
 
  而蕭父實力不俗,金鐘金馬加起來最少拿過五座,至於海外就更多了。
 
  蕭蔽日子承父業,唸的是演藝學校,自小當童星,相貌剛俊又帶著瀟灑不羈感,他不在意形象,想演什麼就演什麼:毒蟲、嫖客、劈腿渣男、變態殺人犯,統統不拒,當然也演過好的:深情男二號、霸氣酷總裁,演什麼像什麼。
 
  粉絲已習慣影帝帥一下又頹廢或白目一下,沒個確實形樣。「喜歡上蕭蔽日,就是個精神錯亂的節奏,蕭氏精神病院,關心您。」已成為粉絲團標語,甚至遭影帝默認。
 
  妥妥S不解釋!
 
  蕭蔽日相譏:「謝謝,我爸最有慈悲心,有人連灌水灌到全球水位上升的金曲獎都沒拿過,上張還輸給那啥……哦,人家不會唱,創作能力倒是真強,看來在評審耳裡你唱作等級皆是爾爾,想來連我都要替你哭了。」
 
  「……你!」鐘倚陽氣個半死,論口條他絕不是科班出身的蕭蔽日對手,他不僅會演戲,更會主持,平時冷豔高貴,參與綜藝時插科使砌,分裂至極,而最氣人的是他比他高、比他帥,這傢伙剛出道時演個小成本的冷電影,自己為寫主題曲看片,被他演技折服得亂七八糟,不料一見本人,當即破滅──
 
  第一次見面,鐘倚陽尚未出道,蕭蔽日對唐湘昔道:「這就是你最近枕伴兒?何時愛起這口,奴家怎不知?」
 
  唐湘昔好氣又好笑,「別怪腔怪調說話。」
 
  蕭蔽日聳肩:「你別讓個枕邊玩意毀了我電影便行。」
 
  ……
 
  他用盡心力為他寫歌譜曲,卻遭此羞辱,聖人都不可能不擱心上,何況自尊極高的鐘倚陽?
 
  若非歌曲連結度太高,又簽了約,他早抽歌。
 
  那部片同時捧紅他跟蕭蔽日,就像〈鐵達尼號〉跟〈My Heart Will Go On〉,成為堅固連結,這對二人來講均是賭注,差別在蕭蔽日賠得起:他爸撐著,不差這部片;鐘倚陽卻輸不起。
 
  從此蕭蔽日在他心中另有一稱:蕭靠杯。
 
  蕭蔽日是唐湘昔少有的朋友,儘管唐湘昔比蕭蔽日年長約十歲,但好在唐湘昔幼稚(?),二人無縫接軌。他數度想和緩蕭、鐘兩人關係,增進合作,無奈鐘倚陽寧死不屈。
 
  他厭惡死這人,初見結仇,而後再來邀歌,死都不寫,蕭蔽日便來纏,兩個人擰到現在,不但沒好轉反而益發惡化,主要是蕭蔽日不懂看人面色到了極點,或說是針對他──
 
  鐘倚陽看見經紀人走過來,遇蕭蔽日這麼一鬧,什麼不爽倒全跑這人身上了,其他成了次要。鐘倚陽搶過蕭蔽日手裡的菸捻熄,向經紀人道:「沒事了,繼續錄吧。」
 
  「啊,那個……」
 
  經紀人見蕭影帝在場,尷尬不知該說不說,鐘倚陽不耐煩:「什麼啦!」
 
  經紀人只得硬著頭皮,避重就輕道:「倚陽你不是還有個代言廣告沒拍?我調整下行程,先把那拍完再說……」
 
  「蛤?」鐘倚陽莫名其妙,「不是早說了我現在以錄音為優先?而且導演也說剛好在那把MV一道拍了,現在半首歌都沒出來,去幹麼?」
 
  經紀人內心哭了。「這是唐總的意思。」
 
  鐘倚陽臉色剎然一白,變得很難看。
 
  他此生在乎只有音樂,音樂是他生命,那些代言廣告吧啦吧啦的,全是為了能讓他更有本錢做音樂才接,現今本末倒置,想也知道唐湘昔是拿這個警醒他,可是怎能這樣?
 
  他只是……只是……想把歌做好。
 
  真的,沒有別的。
 
  為了重獲男人肯定,聽他一句稱頌,追求一切完美,他卻不給機會,說奪就奪。
 
  太過委屈,鐘倚陽眼淚一下子迸出來了。
 
  經紀人駭然,「倚、倚陽……你冷靜……我跟袁姐都會替你爭取,你……唉,總之我們先回去……」影帝在旁邊吶!儘管蕭蔽日不會出賣唐湘昔,可家醜不外揚是基本常識。
 
  經紀人忙拉著鐘倚陽走離,蕭蔽日阻止:「這是怎回事?」
 
  男人嚴肅擰眉,罕見動起真實情緒,可鐘倚陽不加理會,蕭蔽日急了,直接捉住他手,牢牢不放。「說清楚。」
 
  「乾你屁事!」鐘倚陽甩脫他手,濕漉的眼充滿憤意及自嘲。「恭喜影帝預言成真,你不只能演戲主持,還能去擺攤算命,『以色事人者,色衰而愛弛,愛弛則恩絕。』……沒錯,我失寵了。」
 
     ※
 
  鐘倚陽到底還是沒去成格陵蘭。
 
  一是袁姐夥同經紀人聯名上奏,說不把專輯趁熱打鐵錄製完畢很可惜,樂團音控吧啦啦分分鐘都是錢,早簽約談好屆時再喬檔期很麻煩;第二……蕭蔽日是星研唱片的第二股東,平日他只負責年終分紅利,不干涉內務,這回他卻直接開口:「我可不想今年的紅利拿短了。」
 
  拿得出錢玩投資,拍一部電影片酬上看三億,有差這少少紅利?唐湘昔稀奇:「我還以為你看他不順眼。」
 
  蕭蔽日:「他被你包養時,我確實看不順眼,既然你甩了他,我就順眼了。」
 
  唐湘昔哼:「原來你暗戀我?!
 
  蕭蔽日哈:「呸!」
 
  影帝心思你別猜,他確實挺看不順鐘倚陽的,不知為何每次見了人就煩躁,非得上前挑一挑。本以為不過床上玩意、繡花枕頭,未料真本事不少,他出道電影搭他歌曲締造雙重成功,他對鐘倚陽不是沒感激,問題他不懂,又不是沒餡的饅頭,分明一顆飽實的包子,跑去跟唐湘昔睡做什麼?
 
  真是好不爽。
 
  更不爽的是不知道自己不爽什麼,才是真不爽。
 
  總之鐘倚陽灰溜溜回到錄音間了,當然他不清楚功臣是誰,甚至於蕭蔽日持有星研唱片股權的事,一概不知曉。
 
  若曉得了,以他脾氣,不管合約滿不滿,說掰就掰,反正外頭多得是公司願拋橄欖枝,爭著替他付違約金。
 
  另一廂蘇砌恆專輯終於後製完成,眾人開會決定曲目及確認最後行銷方案,可以準備排預購了。
 
  海報宣傳電視廣告鋪天蓋地發出去,過了小半月,預購成績陸續回報進來,好在踢館賽話題猶在,加上裡頭自我對唱情歌先前曾搭配電視劇播出,數字尚可,在智慧財產權普遍不受重視情況下,已算是很好成績。
 
  他不擅言語,公關課上許多次依然無效,想不出話題跟反應不夠快是硬傷,於是公司乾脆叫他別講話,少說少錯,反正高貴王子路線總比話嘮好,不過蘇砌恆骨子裡純樸,裝不來,不講話反倒顯得呆,有人歡喜有人厭。
 
  從前他的天地很單純,粉絲幾萬人,大家相處很好很和平,如今粉絲量增多十倍,掐架也掐得多了,蘇砌恆原本會一個個看留言,互動數高,現在卻覺得累。
 
  好像隨口一句話,明天就會引來海嘯。
 
  ……好吧,誇張了,又不是小說裡一噴嚏就會引發股市動盪的總裁。
 
  但他是真有點兒怕,一個符號用不對,有人便在留言下指摘不夠親切;他前陣子出演一個兩天一夜的鄉下節目,當嘉賓打下手,獻了一手廚藝,主人公是人氣樂團歌手,其粉絲看了節目後引發圍剿,說他搶鏡、爭收視……天可憐見,他只是單純不想吃太慘。
 
  於是來來往往,無意義的攻訐增多,他漸心灰,索性話少了,帳密交由公司處置,唯恐哪兒出了紕漏,給人添麻煩。
 
 
 
--
對不起金曲金馬,小女子嘴賤,大人有大量,勿計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