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為何突然改版……(不習慣)
  • 7518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寵逆 22

  蘇砌恆的發片計畫被提上日程,正如他料,崔賀忱再不想亦得做。
 
  「你不是唱得不好,但真正唱起來,負面東西太多了,這個時代每個人都不快樂,大家想要的是得到治癒,而不是變得更加陰沉下墮。」
 
  崔賀忱更直接說:「我知道你跟著唐湘昔,我沒意見,那就是個自大傲慢、目中無人的銅臭鬼,可優點是他對自己的人生目標很清楚,他的氣場是你需要學習的,短時間內我改變不了你太多,你就近學習,演都要給我演像了,曉得不?」
 
  崇敬的前輩都要求了,蘇砌恆自然聽從。
 
  何況對於男人……他確實有了不同眼光,平心而論,他是他想成為卻成為不了的那種。果斷、決絕,一旦下定決心便不動搖懷疑,引領一大票人追隨他的思想走。
 
  而自日本回來,唐湘昔更給了他一個……詭異任務。
 
  假日,他一早洗床盥洗,對著鏡子,深深吸一口氣,開始:「我是最棒的我是最棒的我是最棒的……」
 
  「每天早上起床時,都對鏡子說一次,我不要求你打心底認定,但催眠久了,假的多少會變成真的。」唐湘昔:「來,做個睥睨天下的眼神給我看。」
 
  蘇砌恆擺了個死魚眼。
 
  唐湘昔:「……追加睡前一次。」
 
  舞蹈老師(♂)聽聞蘇砌恆困擾後,反而同意唐總:「跳舞不是拍子對了姿勢到位就行,重點在態度,你的表情動作乃至一根手指的動作都要夠精準……來,看我,一、二、三,抬頭,露出這個表情:『沒錯,老娘就是個超級Bitch,你奈我何?』」
 
  蘇砌恆:「……」這境界太高,他佩服。
 
  唐湘昔:「影帝講的,『要得到女孩子的芳心,一定要靠眼神』,你眼神太死,沒東西,觀眾不是白痴,更不是瞎子,把自信當保養品,拚命往臉上抹、按一日三餐敷就是了。」
 
  所以唐湘昔就是這樣練就出一身厚皮來的?
 
  蘇砌恆不信,可他老實,安分實施,只是……太恥,他又不是那啥納西瑟斯,再怎自誇也誇不出朵百合來。
 
  「我是最棒的我是最棒的我是最棒的……」規定要十分鐘,好漫長,他曾抗議效用,唐湘昔不理會。
 
  「就跟護膚一樣,你不認同,倒是說說你覺得你自己不好在哪兒?」附加一句:「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不好在哪兒?蘇砌恆說不出來,他覺得自己……好像哪兒都不好,又好像哪兒都沒啥不好,整個人尷尬處於中間,不知偏上還偏下,世界上少他一個照舊運轉,沒多少人會為他哭或惋惜。
 
  唐湘昔:「你不相信自己,那就相信我,我這人一向不委屈自己,只用好東西。」
 
  什麼啊。「我又不是東西。」
 
  唐湘昔笑,捏他鼻子。「對,你不是東西。」
 
  蘇砌恆:「……」
 
  老是被男人倒打一耙,不知不覺竟也習慣,跟上他的作風步調。這段期間男人未必找他上床,但會帶他去吃好料,享受生活,對宅慣了的蘇砌恆來講,這是另一個世界,他感覺自己近乎分裂:一方面他還在努力抽空接CASE寫程式,可一個案子辛苦賺來的錢,卻抵不過唐湘昔請他吃的一頓餐。
 
  而另一方面,他剛收到代言牛仔褲的酬勞,價碼不誇張,可跟他過往接案相比,仍差異巨大。
 
  一邊是閃爍的鎂光燈,一邊是電腦前的螢幕光源,他逐漸分不清哪個才是屬於他的位置。
 
  「……舅舅,你在幹麼啊?」難得蘇沐熙自行起床,他揉揉惺忪睡眼,見蘇砌恆在廁所……呃,好像有點怪怪的,他略略擔心,「舅舅,你生病了嗎?」
 
  居然被小熙撞見他的羞恥Play(?)課程,蘇砌恆囧,過去抱孩子。「沒,舅舅沒生病,舅舅只是……在做訓練。」
 
  「舅舅最近做好多喔。」蘇沐熙好奇:「什麼訓練?」
 
  蘇砌恆想了想。「卡內基訓練。」
 
  蘇沐熙:「卡……卡什麼?」
 
  蘇砌恆見他混沌,笑著解釋:「一個美國人,幫助你建立信心,改善人際關係……嗯~就是讓你能多交朋友,跟阿明變好,小熙也來試試?」
 
  就他來做,蠢是蠢了點,但對孩子似乎不是壞事。「一回要說三次:我是最棒的我是最棒的我是最棒的。」
 
  蘇沐熙乖乖照做:「我是最棒的我是最棒的……不對,人家本來就很棒啦!」
 
  「噗。」孩子天真,對自己充滿信心,毫不懷疑,蘇砌恆親他臉。「對,小熙是最棒的。」
 
  蘇沐熙:「可是有人比我更棒喔,他會每天做好吃的給我吃,每天送我上課、接我下課,會跟我玩、幫我看作業……舅舅你最棒,小熙喜歡你!」
 
  孩子早熟,可童言童語依舊真實暖心,一句稱讚比自己說一百字還要有用。
 
  他很感激。
 
 
 
  蘇砌恆投入演藝活動,除了代言及零星通告,先參與了一檔電視劇的臨演,鏡頭十秒,沒有台詞,拍的是側臉,但仍有眼尖粉絲截下來,在官方FB問是不是他。
 
  該劇主題曲是一首男女合唱情歌,配合情節輕快討喜,詞曲簡單朗朗上口,沒有標示原唱,可同樣有耳朵靈敏的聽出男女聲似乎有些相近,再加上蘇砌恆驚鴻一瞥的出現,讓人不禁懷疑起其中蹊蹺來。
 
  蘇砌恆一向簡言少語,對粉絲詢問發片日是不是近了?他只PO了一張錄音室的照片,粉絲一通按讚,在在表示期待。
 
  唱片企畫會議上,一群人討論得口沫橫飛,主打上找了各種作曲、填詞人,其中不乏當紅歌手、新生代創作家,一張成功的專輯絕對不是幾首歌大合串,而要有明確的概念方向與主軸,有了這些才能提高可聽性,在宣傳上亦更有凝聚力。
 
  蘇砌恆是主角,儘管不參與創作,但他要負責詮釋,眾人討論到最後,還是只能問他:「你對什麼主題有興趣?」
 
  蘇砌恆「噯~」了一下,這麼多人盯著他,幫他籌畫,費心費時,他實在裝不了死。「那……」
 
  他「那」了半天,想及自己每日做的變態舉動。「納西瑟斯?」
 
  「希臘神話那個自戀狂?」
 
  「神話、自戀、百合……」企宣在白板上寫下關鍵字,「Javed,你不是能唱雙聲道?都自己跟自己對唱情歌了,乾脆戀愛跟自己談算了。」Javed是蘇砌恆英文名,公司取的,寓意永恆。
 
  另一人笑:「太空虛了吧?不過好處是永遠不會失戀!」
 
  眾人烘堂,紛紛附和,有人道:「男生自戀有點噁心耶!形象可能不太好……」
 
  「那麼自愛怎樣?也是自己愛自己的一種,但正面多了……」
 
  眾口鑠金,最終幾個主題寫在白板上,投票表決。
 
  「自愛」通過,接著選歌、練唱,行程滿檔,一首歌可快樂可悲傷,全賴編曲,蘇砌恆先前在「歌王爭霸戰」歷經過,教唱老師是同一位,兩人討論試唱幾首,配合頗具默契,蘇砌恆問:「你不是在歌戰裡教選手?怎有這個空?」
 
  對方笑,「唐總說你怕生,加上崔老師挺不留情面的,索性找我負責這塊,讓你放鬆些……不過你一點即通,教起來很愉快就是了。」
 
  蘇砌恆意外,他兩週沒見男人,未料對方竟妥貼至這地步。
 
  當然是為了賣錢,他知道,不會多想,可還是無法避免地感覺良好。
 
  崔賀忱則傳給他一首mp3,道:「這是唐總特別交代,要你自己填詞,什麼早安晚安的,他就哼了兩段,叫我把整首譜出來……」
 
  「啊?」唐湘昔確實提過,他以為隨口說說,結果真塞了首給他……他理科的啊!國文能力最多到達閱讀程度,歸宅路上他戴耳機聽,尚未完整編曲僅有鋼琴音,曲調柔和乾淨,唯獨副歌地方,真是他亂編的那首。
 
  他面瞬紅,自己的隨性創作遭大師補完,就好像莎士比亞幫你寫完了未竟詩句,在日本唐湘昔逼他用手機錄了兩句,沒想到居然是用在這裡。
 
  不對,重點是他要填詞啊!!
 
  他回LINE給崔賀忱:「老師,我真的不行……」
 
  那兒扔來一張憤怒的熊大,跟大師形象……挺似。「隨便寫也給我寫出來,有人會幫你修!而且公司之前不是給你上課了嘛?!
 
  蘇砌恆兩行淚,差點跪著打手機:大師,理論跟實踐有很大一段距離啊。
 
  可領了命,不得不行,他回家面對鏡子,多段時間下來,竟成反射習慣:你一定可以你一定可以你一定可以……」
 
  反正寫岔了,總有人會替他弄好……不是,他該試試,就跟解程式碼一樣,努力投入,展現自己。
 
  不知催眠是否奏效,除卻最始慌張,他竟有那麼一點躍躍欲試起來。

 
 
 
 --
蘇兔子今日發佈CD封面照,可至FB粉絲團來看~
夏灩【日月草工作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