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為何突然改版……(不習慣)
  • 7518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寵逆 07

  那夜當如盛宴,唐湘昔饕餮般歷經一場酣暢淋漓的性事,「驗貨」滿意,心情愉悅了好些天。
 
  不若一般男子愛好,他不碰雛,能躺上他床的,好歹受過基礎調教,畢竟誰都不想讓他這個大老闆不順心、不滿意。
 
  可蘇砌恆卻給了他全新體驗:不矯情、不扭捏,茫然無知反倒令他概括承受,全程本色演出,到最後自己甚至連保險套都拔了,像個未經人事的少年,只懂盲目插幹。
 
  如今分了鐘倚陽,枕畔該添人了,省得涼。唐湘昔派下頭人安排後續,自個兒則把此事拋諸腦後,繼續勞碌。
 
  當老闆很忙,儘管一句口令的事,但牽涉百千人生計,其決策壓力不可謂不重。
 
  他忙事時不喜旁邊有人,所以儘管大哥婚後像個媒婆,耳提面命叫他早日尋個正經相好,唐湘昔亦左耳進右耳出,倒是批閱文件時發現蘇砌恆尚未同意簽約,瞎了,他還以為自己從大陸回來一趟,這事就差不多成了,搞什麼?
 
  他把管叔叫來,問明情況,兩人雙雙一頭霧水,一般覺悟到那份上,總沒事後反悔道理吧?要不等於給人白嫖了?
 
  「好吧,我抽個空打探打探。」管叔嘆息道。
 
  「我自己去。」唐湘昔忙得半個月沒碰人了,眼下出差前堆積事項告一段落,是該找個人宣洩一下。
 
  索性直接上門,詎料蘇砌恆見他,嚇得簡直如見鬼,「你……你你……」
 
  唐湘昔摸摸下巴,自己這臉相貌不差,至多年紀大了些,若非老闆兼唐家人身分,百年前早自個兒下海撈了,輪得到給旁人賺?
 
  他懶得囉唆,單刀直入:「上回把你操怕了?」
 
  蘇砌恆顫顫,似乎回憶起來,臉上陣紅陣白,唐湘昔心道現在是怎樣?一個直的,在外拿他的資源養著別人;一個彎的,沒本事卻學爬人床,還爬得挺好,老闆想再光顧,卻說收攤不幹了。
 
  他心裡一陣火燒,恨不得把人一口咬下,嚼吧嚼吧吞了。
 
  青年受怕,哆嗦得像隻兔子,唐湘昔橫看豎看,發覺自己當日判斷當真無誤:還真是傻子,以為伺候老闆輕易,實則不然。
 
  大老闆心靈也是很脆弱的,何況身分在那邊,體面得顧,經不起瞎攪和。索性把私人名片塞給他,說:「想通了,就自己打來。」
 
  然後不帶功與名,揮揮衣袖瀟灑離去……X,唐湘昔轉身時表情簡直扭曲到極點,做事前不想三分,找死?等你進了籠子,看我不整死你!
 
  唐湘昔咬牙切齒,高漲性慾無處發洩,管叔曉得了他碰釘子回來,意外之餘不禁好笑:「早說了別斷那麼快,瞧你空虛,渾身發涼了吧?」其他兩個女演員出國通告去了,唐湘昔不碰生人,他喜歡觀察,確定合乎喜好與需求,才會出手。
 
  當然,得對方願意。
 
  唐湘昔射出手裡飛鏢,射中外圍,成績不好。他憤然回嗆:「您老這麼多年不見一個伴,也沒感冒啊!」
 
  「我心裡自有一把火。」管叔眨眼,詩意道:「你也曾有過,不是嗎?」
 
  唐湘昔嗤:「有個鬼!早說了您這境界,晚輩沒有。」
 
  管叔摸鬍咍咍笑,很多事旁外人看得清,不過當事人不見得喜歡被揭穿,索性縮口不談,倒是可惜了那鐘倚陽,曾有機會,卻未珍惜。
 
  鐘倚陽的事,他判斷特助處理不來,於是親身上陣,想及他說情說理勸慰好聚好散時,對方茫然無措,慌慌問:「那我跟唐總往後怎辦?」的表情,管叔不禁嘆息,忖了忖,決定還是不說了。
 
  錯過的,那便是錯,無須彌補。
 
     ※
 
  蘇砌恆陰錯陽差和唐湘昔滾了床,坦白講那一夜……很爽,不過他是第一次,沒比較基準,男人確實令他失了神魂,如同那些妄想爆炸的色情小說,他沉浸在慾望裡,像入泥淖,難以脫離。
 
  這不是他預料之中該發生的情節,尤其當時唐湘昔還是小熙父親的嫌疑人之一,和自己血緣上的大舅子上床,對他來講,心理壓力不可謂不大。
 
  在DNA結果出來前,他惴惴不安,終日不得安寢,更遑論去回覆那些演藝公司的邀約,不料拿取鑑定報告那天,唐湘昔居然親自找上人,他當然怕,怕得想尖叫、想逃跑,最終硬是靠理智撐住。
 
  可事實上,他腿都軟了。
 
  送走瘟神,同時確認唐湘昔並非蘇沐熙生父,蘇砌恆大鬆口氣。
 
  幼稚園下課時間,他去接蘇沐熙回家。
 
  「舅舅!」蘇砌恆一見來人,撲上去討抱,胖皮紅通通的,粉嫩可人。
 
  六歲的孩子還是很愛撒嬌,一旁幼稚園老師見狀噗嗤一笑,道:「小熙只有遇到蘇先生才真正像個孩子。」
 
  蘇砌恆不好意思地笑笑,可心裡是暖的。這個姊姊遺留下來的孩子,不知給了他多少撐下去的力量。
 
  女老師摸摸蘇沐熙頭頂:「小熙,老師跟你舅舅有點事要談,可不可以先替老師看一下小朋友們?」
 
  蘇沐熙睞睞老師,再睬睬舅舅,原本天真表情不見,轉而像個小大人般,說:「好。」
 
  他爬下來走回教室,他們在外頭還能聽見蘇沐熙道:「志明,你又欺負春嬌了對不對?不能隨便在人家作業簿上畫圖,圖要畫在空白本子上的,不然圖也很可憐啊……」
 
  孩子童言童語,卻恰到好處緩解了氣氛,老師與蘇砌恆相視一笑,前者斂容:「關於前陣子說的事……蘇先生意下如何?」
 
  蘇砌恆沉默,老師指的是先前幼稚園給小朋友做的智力及性向測驗,蘇沐熙智商遠遠高出同儕水準,足以跳級,今年九月蘇沐熙就要升小學,老師一直鼓吹蘇砌恆給他做個學力測試。
 
  老師:「一般跳級生最大問題,就是智商跟上了,情商沒跟上,但小熙沒有這個問題,他很成熟,有足夠應變能力,或許現在講早了點,但國外環境對跳級生接受度較高,若能讓他留學,應該會有一番不錯成就……」
 
  蘇沐熙很優秀,而且自律,除了賴床,他每天都會按時間把功課做好,無須指導,蘇砌恆曉得這孩子聰明,卻不料聰明成這個樣子……他們蘇家,說實話最不擅長就是讀書,不僅他,連姊姊都是,念完高中便出社會,提早打滾,惹一世塵埃。
 
  所以這是承繼自那邊的基因……可想而知。
 
  蘇砌恆嘆:「我會再跟小熙討論看看,我想以他意願為主。」
 
  老師莞爾:「我瞭解,尊重孩子意思是好的,但我們身為大人,有時候也必須引導他們……蘇先生獨自一人,辛苦你了。」
 
  「不會……」
 
  蘇砌恆汗顏,他完全沒引導能力,說實話這件事……他很茫然。
 
  跳級除了學業,更要考慮孩子的心靈問題,特殊份子不論好壞,都會遭受奇異目光,他不想小熙童年留下那樣記憶,而且……好吧,這是現實層面的問題,姊姊生前曾買了小熙的教育基金,但解約的日子在小熙十八歲那年,他若跳級,提早入大學,他不確定自己那時有沒攢夠了錢,更遑論出國。
 
  他拎著孩子回家,渾身無力,蘇沐熙意識到,問:「舅舅怎麼了?」
 
  蘇砌恆笑笑,「沒,只是覺得舅舅好沒用啊。」
 
  蘇沐熙眨眨大眼,「舅舅本來就沒用啊,媽媽早說過了,要我好好照顧舅舅,不要讓他被奇怪的男人騙走了……」
 
  蘇砌恆大囧:姊姊,妳就是這麼看我的嗎?而且奇怪的男人又是什麼,這麼教育孩子真的沒問題?
 
  蘇砌恆腦中大混亂,氣惱地揉了揉孩子的臉:「對,舅舅沒用,所以今天吃薑汁燒肉,好不好?」
 
  「哇~窩錯了~~舅舅有用!舅舅最有用了!我不要吃薑啦~不要~~」他終於同孩子一般打滾、撒鬧。
 
  蘇砌恆哈哈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