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為何突然改版……(不習慣)
  • 7518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寵逆 楔子

   那是一場既儉樸又低調的喪禮。
 
  來奠祭的人並不多,平素高大巍峨,撐著全家,如同山脈的父親,此刻彎垂著頭、佝僂著腰,疲憊坐跪在靈堂前,一旁煙蒂則積了一地──早在大女兒出生之際,他便戒了菸,如今卻放任自己,一根接一根地抽。
 
  因那個會叨唸他的人,此際已離世。
 
  他鬢角泛白,喪妻之痛令他在短短時日內,愁生華髮,不過四十來歲,卻已蒼老近遲暮老人。
 
  那時候,蘇砌恆五歲,對生死並無概念,他天真問姊姊:「媽媽為什麼躺在裡面睡覺?為什麼一直不醒過來?」
 
  蘇祈夢抹眼淚,十二歲的她,對生死懵懂,可已有理解。他把弟弟帶到一邊,說:「媽媽不會醒來了。」
 
  蘇砌恆:「為什麼?」
 
  蘇祈夢沒回答,僅說:「往後我們家,就是三個人了。」
 
  三個人,一個家。無論願不願,逝者不歸,於是這般維持了好一段時間,在蘇砌恆十七歲那年,重回菸酒懷抱的父親,彷彿得償所願,患了重病,在么子即將成年之際,隨同妻子腳步而去。
 
  這個家,只剩下了兩人。
 
  詎料蘇祈夢在未婚情況下,不明不白,驟然懷上了孕。
 
  蘇砌恆得知檢驗消息,急急問:「是誰的孩子?怎不見爸爸?妳……妳要生下來?一個人?」
 
  單親媽媽。這個詞彙疾疾浮現,關於社會的不友善,蘇砌恆歷經太多,他不願姊姊同他一般,成為邊緣人。
 
  蘇砌恆天生愛男人,正是俗稱的同性戀,風氣看似開放,可箇中心酸,依舊難以言道。
 
  問題他這遲鈍姊姊,肚子大了,以為脹氣;噁心嘔吐,以為腸胃不適;月經遲來,正常現象──因為平素工作壓力大,三個月來一次已成家常便飯。
 
  發現之際,已懸一線,要留要拿,幾乎沒有多耽擱的空間。
 
  「要啊。」蘇祈夢面帶微笑,撫著肚子,老神在在道:「至於孩子的爸是誰……並不重要,錯誤的愛情,我不想談。」
 
  蘇砌恆:「……」
 
  蘇祈夢嘆:「砌恆,你喜歡男孩子,姊姊不介意,但我怕你一個人孤單。不管未來如何,這孩子我想留給你,至少讓你身邊能多個支持你的人。」
 
  「姊……」
 
  蘇砌恆十六歲覺察性向,不甚被父親發現,父子倆相互不歡,他憤而離家,直到父親病重逝世前夕,才被姊姊找回來,相處了最後一段日子。
 
  蘇父離世前,握著兒子的手嘆息:「反正我註定看不見孫子,你想怎樣,我管不動,也不管了,但別讓自己孤單,一個人撐著,死得快。」
 
  蘇砌恆哭笑不得,可仍落淚。
 
  原來父親,一直孤單。
 
  孤單得消磨了命,是他們作子女的,太不孝。
 
  他是個失敗兒子,身為男人,卻沒撐住父親,如今姊姊懷胎,說要生個兒子來撐他……蘇砌恆無可奈何。「哪能這樣?我……我又不會照顧孩子。」
 
   蘇祈夢白他一眼。「誰要你照顧了?我的孩子當然我來顧,他要成為可靠的男子漢,可以守護他聰明的媽媽跟呆呆的舅舅……哈,好像計畫太遠了,我只想你們都 健健康康、快快樂樂……」說及此,她眼神悠遠。「何況……假設我出了什麼意外,他就是你在世上唯一親人了,不要小看血緣,它有時暴力,有時也能給你許多力 量。」
 
  「姊!」蘇砌恆聽不下,難得大聲。
 
  「抱歉抱歉,但我是說真的。」生死在他們家,是個太沉重的話題,可正因親生經歷,才能深想,不去逃避。「而且往後……我們家又是三個人了。」
 
  三個人,一個家。
 
  多年記憶復甦,蘇砌恆心裡乍然一暖。
 
  昔時姊姊也是握著他的手,說:「往後我們家,就是三個人了。」
 
  明白姊姊一旦決定了事,便一條道路摸到黑的性子,蘇砌恆不好再多嘴,孩子的誕生已是必然之事,既然如此,他身為蘇家男子,總不能毫無擔當,令未來外甥失望。
 
  他問姊姊:「孩子的名字,妳想好沒有?」
 
  蘇祈夢沉默了會兒,繼而答:「想好了。」
 
  蘇砌恆:「是什麼?」
 
  「……蘇沐熙。」蘇祈夢沉吟一陣,才道出:「沐浴的沐,康熙的熙。」
 
  「沐浴光明,是好名字。」
 
  「是啊。」蘇祈夢扯嘴,勉強笑了笑,她睞望自己相貌秀緻的弟弟,決定不再思考跟肚裡孩子父親相關的任何事。三個人一個家,由姊弟共同扶養一個孩子,她就不信撐不住。
 
  他們家,再少不起任何人了。
 
  她如此惦想,詎料六年後,再而離開的居然是她。
 
  和當年蘇母一般,她患了胰臟癌。
 
  連懷孕都能遲鈍到近三個月才發現,何況這種沉默的癌症?發現不適,已是末期,蘇砌恆在太過熟悉到教人作嘔的病床前,看著姊姊飛速消瘦,沉痛悲哀難以言語。
 
  蘇祈夢亦不捨,他這漂亮弟弟,短短時日間竟成了這副邋遢大叔樣:髮絲紊亂、下巴生鬚、臉頰凹陷,他眼裡布滿血絲,充溢絕望……
 
  蘇祈夢一震,她是將死之人,可她的弟弟不是,她回憶自己的父親在母親病榻前的模樣,蘇家人那樣的偏執……終至耗損的性命。不能,他萬萬不能讓弟弟步上那樣的後塵。
 
  趁氣力在身,她開口:「我想跟你談談……小熙的父親。」
 
  蘇砌恆抬眼,提到小熙,他眼裡總算蓄了一點光火。
 
  是啊,他怎忘了?他們家,還有小熙──那個姊姊不顧一切,亦要生下的孩子。
 
  他唯一的外甥。
 
  蘇祈夢:「其實,我也不知道小熙的爸爸是誰,我本以為可以獨力把小熙扶養到不會成為你負擔的年齡,無奈……」
 
  講到這兒,她不禁淚落。「對不起喔,我沒能好好為自己的任性負責,到頭來還是變成你的麻煩,真的真的、很對不起……」
 
  蘇砌恆心慟心慌至極,哭泣在平日是很普通的情緒表現,可對病人來講消耗太大,為防體虛損耗,他忙安撫:「姊,別這樣,是我一直造成妳麻煩……」
 
  蘇祈夢叱他:「一家人,說什麼麻煩。」
 
  蘇砌恆一笑。「所以小熙也不是我的麻煩。」
 
  「你啊……」曉得自己的話起了點成效,蘇祈夢鬆氣,接下來的本非她所願,可事到如今已無他法。弟弟這樣內向的性子,連個交心朋友都無,能不能遇到一個支撐他而非傷害他的人,她很憂心。
 
  這世道,不論男女,真愛總歸難尋,長姊如母,她習慣了為家人操心,於是嘆口氣,對弟弟說:「你還年輕,二十四歲,養育一個孩子對你負擔或然太重,小熙也有權力知曉父親是誰,如果可以……幫我找到他。」
 
  蘇砌恆佁住。
 
  她怕孩子成為弟弟負擔,更怕阻礙了他未來幸福的路。蘇砌恆重視家人,不可能拋棄孩子,無論男女男男,世俗伴侶要接受另一半帶著拖油瓶,本來困難諸多,她活時任性了夠本,死時可萬不能同樣。
 
  「砌恆,你一定、一定要幫我找到他,這是你姊姊我,生前最後的願望了……」
 
  蘇祈夢無法判定自己的做法對不對:她先以孩子提醒蘇砌恆,必須活下去,再給他孩子父親的提示,給他機會放下責任,為自己的未來多著想一點,而她看見弟弟垂死的眼神裡,終於透出了生盼──
 
  蘇砌恆一口允諾:「好。」
 
  他這一生,從未如此斬釘截鐵,必須做到某件事情。
 
  姊姊死前之願,他會不惜一切,實現它……
 
 
 

--

今日雙更。
《走錯路II之蜜月》〈尋人啟事〉的故事,POPO同時連載,可以選自己方便的地方看。
謝謝大家~
m(_ _)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