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為何突然改版……(不習慣)
  • 7518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走錯路II之蜜月》11#理想人生 End.


  冬天去,又見一年春。

  這段期間陳裕如沒叨擾,喬可南也樂得清靜,他雖沒把對方拉入黑名單,可電話來,八成還是會皺一下眉,猶豫到底要不要接。

  倒是王菁蘋,莫名成了哲笙常客,她無事來訪,報告近況,第一則便是:「他被調到執行處去了。」

  執行處,號稱書記官的地獄,簡單來講就是專門替法院執行判罰,討債的部門。由於大部分接洽的均是銀行案件,每天得承受當事人的謾罵、指責,儘管有績效獎金,可一般無人想去,所以倒楣一點的就會輪調過去。

  陳裕如早年去過,本該輪不上他,可這回放他下去,大抵再無升天可能。

  說到這兒,王菁蘋幸災樂禍嘻嘻笑:「他就在那兒幹到老死吧,有種辭職,以他這把年紀,出來能找什麼好工作?」

  最毒婦人心吶……喬可南抖。

  不過王金平……不是,王菁蘋毒的不止這一手,陳裕如為付清陸洐之那邊款項,又不願跟兩老伸手要錢──平衡報導,他其實挺孝順的,如此在乎女兒的監護權,也是為了不令雙親不開心。於是他只能賣房子,王菁蘋聽了,掩住怒意說:「既然要賣,我跟你買,用市價。」

  王菁蘋在補習班教書,那兒看業績、看實力,她又奮鬥向上,資金雄厚,加上銀行貸款,陳裕如刻意開高了價,她無所謂:「夫妻之間贈與不用繳稅,我把錢給你,你直接把房子過過來。」

  房屋買賣稅金極高,陳裕如一聽,自然樂意;王菁蘋二話不講,近千萬便入了陳裕如戶頭。銀行那邊覺察不對,通報國稅局來查,怕有洗錢嫌疑,陳裕如辯:「這是我老婆給我的!」

  王菁蘋用的是男性好友的帳戶,她道:「我朋友想跟他買房子,他想逃稅,所以直接過給我,這是百分百買賣行為,你們好好算,該抽的稅別少了。」

  ……

  於是房子歸了老婆,陳裕如付了陸洐之的費用,又付了稅金,等於被剝了兩層。

  陸洐之那兒收到錢,很大方開支票給學妹:「拿著這筆錢,去外頭見見世面,念個法學或政治研究所博士回來,台灣這地方就這樣,人多口雜,妳留在原處,不會再有更好發展。」

  學妹震驚,忙喊無功不受祿,陸洐之這陣子跟喬可南恢復濃情蜜意,更甚以往,心情極佳,難得慈悲道:「當初教授要我照顧好妳,妳爭氣有本事,無須學長關照,現在就當是循了老人家遺言吧,他地下有知,該多替妳惋惜。」

  學妹眼淚嘩嘩流,總算全醒。「學長,往後你有任何需要,我在所不辭。」說完,抹抹眼淚道:「不過,你應該不需要人幫忙吧。」

  陸洐之轉口:「我也不是沒有遺憾……」

  學妹:「?」

  陸洐之摸摸左手無名指上的婚戒。「我是同性戀。」

  學妹嚇了一大跳,陸洐之:「台灣同婚法案一直不通過,我覺得很遺憾……推行速度太慢,上頭腐敗的人太多,個個都只顧自己利益,不管民生平權,該是時候注入一些新血。」

  學妹似有點兒聽懂。「所以……」

  陸洐之:「我給妳四年,四年念個漂亮文憑回來,然後我會介紹妳進入黨部,從基層開始,妳要一步一步往上爬,以妳的韌性跟實力,一定辦得到。歷經此事,相信妳在精神方面亦有所長進,其他的,學長會幫妳扛。」

  說罷,他把那張支票往前一推。「看妳自己,我不逼妳。」

  說不逼,可其實看準了學妹的性格。類似的事他一直在進行,有的威逼、有的利誘、有的培養,除了譚尚文是預備來接他衣缽,其他能讓他送入政界的,全進去了。

  育幼院那些,俱是被社會離棄的孩子,懂得邊緣人的苦,當然陸洐之也花了很多時間評估每個人性格和志向,太功利的、易背叛的,統統撇除在外,他現在發現自己在外圍,反倒能比先前身處其中做得更好、更多;他以為上天讓他抉擇並失去,可其實沒有。

  端賴自己怎做、怎想。

  他錢撈得兇,有部分是這原因,喬可南不知道,若曉得了,肯定又要跟他鬧上一番。

  好在他不求多,只求精。

  學妹接受了,未來日子總算有了些盼頭,這對兩人來講是雙贏,可喜可賀。



  回到陳裕如,自從下了執行處,他幾乎天天加班,王菁蘋成日唸叨,出言諷刺,施加壓力,見他哪兒痛就往那裡踩,逼得他乾脆不回家,而她自己則減少了課程,親行照料女兒。

  母女倆天生血緣就近,很快添補了以前被有意拉開的距離。

  王菁蘋甚至有意無意提點,父親在外不檢點,有別人,才不愛回來。

  喬可南聽了,不贊同:「這對孩子的成長不好吧……」

  王菁蘋:「別把孩子當笨蛋,你說,我怎會知道那女法官的事?是我女兒察覺不對,跟我說的。女人吶,不管七歲、十七歲、二十七歲,都是女人,你們男人在外面搞什麼,我們稍稍嗅一下,就曉得味道不對……嗯,將軍。」

  喬可南:「……」

  他看著棋盤上孤伶伶的一隻國王,領土全遭女人的棋子佔滿。

  王菁蘋這人也真是夠妙的,居然付相談費給他,然後找他下西洋棋……他根本不會下好嗎?

  他意思意思朝旁邊閃了下,王菁蘋不追,動了另一個小兵。「將軍。」

  山窮水盡找無路,喬可南認輸。

  王菁蘋:「早點讓孩子認清,男人得慎選,童話不過是童話,別像你我當年糊了眼……」說到這兒,她不免感慨:「詎料他隨便扯扯,居然是真的。」

  喬可南咍咍笑,莫說他自作多情,爛桃花少一朵是一朵,他怕王菁蘋對他有非分之想,別說出櫃,連老公都給她看了;王菁蘋是見識過陸洐之狠勁的,當下認輸,何況她對喬可南,說白了僅剩一點往日情懷……跟遺憾。

  王菁蘋:「……不過,他也不是壞人。」

  喬可南同唏噓。「是啊。」

  當年記憶湧上,兩個曾經愛過陳裕如的人在這邊長吁短嘆。他的陽光開朗曾經鼓舞他們,王菁蘋先前堅持不離婚,大抵就是因最初的美好,不幸發現他說謊的習慣,原來最初便有。

  「他第一次外遇……是法官考試剛落榜,我那時忙於工作,疏忽了他心情,對他很冷淡。當然,我的意思不是說他出軌是對的,可夫妻間的事,不是非黑即白,可說分明。」

  喬可南點點頭,十分感觸。「我懂。」

  王菁蘋拿小兵踹掉國王,道:「我太好強,覺得他跟不上、不想跟,就算了。放任他獨自留在原地,自己走得很開心……一回頭,發現我們的距離居然這樣大了,就像你跟我的棋藝差異。」

  喬可南:「……」

  不會下棋錯了嗎!錯了嗎!錯了嗎!

  風水輪流轉,先前王菁蘋死不離婚,如今換陳裕如不點頭,怕爭不到女兒。

  王菁蘋收拾被吃掉的棋子,涼涼道:「現在萬事俱備,就等判離了。」

  喬可南:「那女兒呢?」

  王菁蘋瞪眼,隨後失笑。「怎,怕我虐待啊?安心,她是我身上割下的肉,我願意為她學習犧牲和妥協,並樂於其中,至於那老王嘛……很遺憾,我不會給他機會了。」

  喬可南:「老王是誰?」陳裕如不姓王啊?

  王菁蘋眨眨眼:「老王八蛋的簡稱囉。」

  喬可南:「……」

  王菁蘋:「他最好不回來,有種找別的女人去,我後手多得很。」

  她笑得優雅,啜一口蜂蜜水,喬可南低頭眄睞棋盤佈局,不禁再度發抖,惹熊惹虎千萬別惹恰查某,果真是亙古名言……

     ※

  冤家何處不相逢,地方法院門口旁,喬可南終歸沒避到陳裕如。

  離案件經過足足一年,他消瘦許多,幾乎恢復從前身形,可一臉疲態難掩,蒼老不可言喻。他靜靜抽著菸,發現喬可南時,亦是一愣。

  兩人相互沉默,喬可南本打算不發一語,自他身旁走過,不料聽見陳裕如來了一句:「你就是運氣好。」

  說實話,他現在不論講什麼,都不會勾動喬可南一點脾氣了。沒必要跟一個不相干的人計較,他曾經的背叛如今看來像個笑點。

  喬可南:「有件事我一直很好奇……你所謂的理想人生,究竟怎樣子才算?」

  陳裕如苦笑,「你想諷刺我嗎?」

  喬可南搖頭。「你說你想有個家、一個美麗能幹的妻子、漂亮的孩子、一份穩定成功的工作……你曾經都有了,不是嗎?」

  陳裕如沒應聲,喬可南嘆:「不懂知足、原地踏步的人,他的人生永遠不可能理想的。」

  他往前走,陳裕如會有怎樣反應想法皆與他無關,只是難免無奈。運氣好?他苦的時候、哭的時候,誰擱在心上注意過?他高中失去雙親,在親戚家寄人籬下,不得不提早看人面色,養成他性格……

  性格決定了命運,他不敢說自己做人多成功,可最少他重視的人,此刻都在他身邊。

  他很知足。

  而為了回報他們,他也一直努力,不停前行。

  他呼口氣,在心中對陳裕如說了句「謝謝」:謝謝你當初陪伴我,走過迷惘青春;謝謝你的傷害,令我徹底脫離過往,更趨成熟。

  喬可南打電話給陸洐之:「你到底人在哪裡?我都繞法院八百圈了,它要是耶利哥城早垮了好嗎!」

  陸洐之回:「剛陪周邑初走了一段……你在哪?我過去找你。」

  喬可南:「我在……」

  他剛要講,抬起頭來,就見男子站在馬路前端。陸洐之沒注意到他,握手機講電話的表情很專心、很暖心。所謂伊人,在水一方。喬可南腦裡忽然浮現《詩經》字句,瞬間爆笑。

  陸洐之:「??」

  喬可南:「沒事沒事,您別動,還是我過去找您吧。」

  他掛上電話,一步一步,朝他的理想人生走去。

 
〈《理想人生》完〉

--
明天PO《春遊》+後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