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為何突然改版……(不習慣)
  • 7518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走錯路II之蜜月》11#理想人生 09

  痛完了哭過了,隔天醒來還是得面對人生,喬可南再度面見陳裕如:「你到底想離還是不想離?」

  陳裕如訕訕:「想離啊,問題房子孩子,全歸不了我,啊係離啥小。」

  喬可南:「啊你跟那位女法官?」

  陳裕如:「就切囉,反正調台北後,我們聯繫也少了,我再跟菁蘋溝通,為了孩子,大家都妥協一點吧。」

  這時候就想到孩子了,喬可南苦笑,總歸夫妻間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雙方都不離,那這事只能這樣了。

  他在記事本寫下這樁案子,忍不住加上一句:何謂理想人生?

  他從沒思考過這方面問題,但陳裕如令他好奇:那人到底想要什麼?

  嬌妻美眷、父母健在、事業穩定,名下有房產車子,又有個女兒,一般人追求的不過如此了,他卻一直在破壞這一切;或者,他認為現在的生活,並不符合他心目中真正的「理想」?

  算了,他不是心理治療師,管他這麼多。

  兩個月後,喬可南再度接到陳裕如電話,他哭喪著說:「我妻子抓到證據,要告我跟那位女法官通姦!」

  通姦是刑案,喬可南一口茶水差點沒噴出來。「等一下,你跟女法官不是分手了嗎?!」兩個月前信誓旦旦說為了孩子大家妥協一點的,是哪裡的誰啊?

  陳裕如:「本來要分啊,為了談分手我還特地下高雄,剛好同事們約去洗溫泉……」

  「……」喬可南:「然後談到床上去?」

  陳裕如沒回答,但大抵是這樣沒錯了。

  詳細的,電話不便談,陳裕如下班後來到事務所,一臉忿忿。「她居然告我?有沒搞錯!我都答應不跟她離婚了……」

  喬可南扶額,換成他都想告好嗎?「她有什麼證據?」

  「照片跟悔過書。」陳裕如:「我……我們喝了酒,拍了一些照片當作分手後紀念,結果菁蘋破解我手機密碼,她拿照片去找她,逼她寫悔過書……」

  Game over. 喬可南:「那法官不是念法的嗎?她怎會答應寫?!」

  陳裕如嘆:「她以前有為案子上過新聞,當時人人喊罵,菁蘋揚言不寫就要投書,她有陰影,而且……她就是太心善了,覺得自己真的對不起菁蘋,算是一份宣誓吧。」

  搞得王菁蘋才是巫婆一樣,喬可南都快價值觀混亂了。「她告了?」

  陳裕如:「還沒,她說房子孩子給她,她就把證據還我。」

  喬可南很直接:「給她吧。」

  「什麼?!」

  喬可南:「你在法院當書記這麼多年,這種罪證確鑿的通姦,哪個法官不判?尤其你們兩個都是法律人,知法犯法,很難輕判,更不要提可能飯碗不保, 一輩子不得升遷……孰輕孰重,衡量一下就明白。」

  而且在這事上,他確實偏王菁蘋那兒多點。

  陳裕如忽道:「你不能跟她談談嗎?」

  喬可南莫名。「我?談什麼?」

  陳裕如:「我以前那樣,她一次都沒想跟我離婚,但見過你之後就變了……其實菁蘋她……以前喜歡的是你。」

  喬可南無動於衷,陳裕如觀察他表情,苦笑。「看來你已經知道了……她還說了什麼?」

  喬可南表面平心靜氣,但內心有一萬隻草泥馬正腳踏草坪,準備狂奔。「說你跟她講我是Gay,而且喜歡你。」

  陳裕如哈哈笑,「我那時真的這樣懷疑過,畢竟……你對我真的太好了。不過我試探幾次,你都沒反應,而且你一點都不娘,糙得很,跟那些做作的同性戀不一樣……」

  原來那些親密舉止,全是試探。喬可南腹部一陣涼,人火過頭,憤怒像燃料燃燒完畢,最終僅剩一片冷寒。

  草泥馬要出閘了。喬可南:「我是。」

  陳裕如:「嗄?」

  喬可南面容淡定。「我就是你口中所謂做作的同性戀,不過最少我沒騙過人,更沒出賣兄弟,我真不敢置信我曾喜歡過你……跟你現在外表無關,是你的心。所以你想透過我去影響你老婆,那是不可能的,我能幫你爭取的最大利益就是盡力不讓這件事鬧上法庭,大家難看。」

  他收拾文件起身,表示談話結束,陳裕如自怔忡中回神。「等一下,你是同志,卻還找女人結婚?而且你們這種人很濫交我知道,你也沒比我高貴到哪去!」

  「啪!」喬可南直接把文件甩桌上,忍無可忍無須再忍,草泥馬奔騰而出,他拎起陳裕如領口:「給我聽好,我和我的伴侶法律上沒結婚,因為我們不能,但心理上我們已經把對方當作人生另一半,我不會出軌,更不會做任何對不起我們關係的事,另外我不認為這叫高貴,而是做人基本。」

  他把人扔回沙發上,整理衣襟。「連基本都做不到的你,沒資格評斷我或別人,趁我還念舊情的時候趕緊想好你要什麼,否則屆時慘的不會是我。」

  離開會議室前,喬可南冷冷道:「好好想清楚吧,你的理想人生。」



  之後半個月,陳裕如沒再與他聯絡,喬可南清靜不少;老實講,他實在很不想管,但這還是他的案子,他必須抽時關切一下進展。

  他打手機,陳裕如沒接,無可奈何下只得打到他辦公室,陳裕如接起,喬可南:「我喬律師,現在情況如何了?」

  陳裕如沉默了半晌,然後說:「我找別人了。」

  喬可南:「什麼?」

  陳裕如:「我要的你爭取不到,我當然找別人。這事你不用管了,有人會處理好。」

  喬可南無言以對,這情況一般來講很少發生,首先當事人跟律師是簽了約……等一下,簽約?

  陳裕如:「就這樣。」連一句謝都沒有,他掛了電話。

  喬可南怔怔聽著電話裡傳來的忙音聲。當初是好友委託,他沒打算抽取佣金,所以並無簽約,後來事態發展與他想像不同,他基於義務決定幫忙接燙手山芋,但已有收費打算,結果還未弄到這一環,對方直接就把他甩了。

  嘆服到極致,他連憤怒都沒有,某方面或許還鬆了口氣。

  死道友不死貧道,就讓接下這案的律師苦惱去吧。

  預料之外的是,一個月後,喬可南接到王菁蘋的電話。

  她開口很直接:「我想和你見一面。」

  喬可南很客氣:「我已不是妳先生的委任律師。」

  王菁蘋似乎笑了一聲。「我知道,今天過來替他調解的律師不是你。」

  「那是誰?」喬可南挺好奇。

  王菁蘋:「陸洐之。」

  喬可南瞠目。「……妳再說一遍?」

  「陸洐之。」王菁蘋嘆息,「我律師叫我有心理準備,這人……不好對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