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為何突然改版……(不習慣)
  • 7518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走錯路II之蜜月》11#理想人生 08

  大家期待已久(?)的 盛竹如又回來了:可南萬萬沒想到,一樁沉寂多年的陰謀,就這樣被金平生生揭開……

  今天是他的渡劫日,妥妥的。

  喬可南感覺自己的人生又歷經了一次大洗禮,堪比蘇沛背叛他那時。

  王菁蘋走後,喬可南立刻打了一通電話給陳裕如,並開門見山:「你老婆知道你有外遇!」

  陳裕如態度很驚。「怎麼會!」

  喬可南音聲冷淡。「天下沒有捅不破的窗紙。」

  他調整了領結鬆緊,試圖令自己接下來要說的話順暢一些。「阿裕,你老實告訴我,你當年怎追到你老婆的?」

  「咦?啊?」陳裕如口吻茫茫:「時間太久,我忘記了……」

  遺忘,真是走遍天下最好用的藉口。喬可南深呼吸,「其實我那時候……」喜歡你。「喜歡她。」

  「什麼?!」陳裕如大詫,「天啊,兄弟,你怎不說一聲?難怪你後來就失聯,婚禮也聯繫不到,你還幫我寫情書,鼓勵我追她……」

  他語調聽起來如此抱歉,飽含悔恨,喬可南又陷入懷疑了,畢竟大學時他真正花時間相處的人是他,而不是王菁蘋。

  他告訴自己冷靜,不能因一時的動搖,而失去了自我的判斷。「現在我只想知道,這是你第幾次外遇?」

  陳裕如不語,喬可南嘆氣:「阿裕,我對你很失望。」

  陳裕如慌:「別、別這樣啊,我不清楚她對你說了什麼,可是你也曉得的吧?和她相處太累了,尤其她懷孕期間,脾氣極差,不許我碰她,我差點沒崩潰……」

  他曉得什麼?就那麼幾次零星接觸,感受到她的排擠,便敬而遠之,之後全是聽人說的……聽誰說?

  喬可南陡然一陣惡寒。他想起一本書,裡面的主人公打一開始就巧妙地塑造了對方是惡人的形象,混淆讀者。他對王菁蘋的第一印象,則是陳裕如一臉鬱悶地說:「她把我給她的情書撕了。」

  「她說我很礙眼。」

  「她把我送她的禮物扔垃圾桶……」


  零零總總,不勝枚舉,喬可南從此益加感覺非我族類。

  而他甚至沒去細想,王菁蘋在系上的評價及人緣,其實並沒這麼差。

  甚至,如果真這麼差,陳裕如何以對她一往情深?

  王菁蘋今日走前,瞟見他寫的字,淡淡道:「原來是你。」

  喬可南:「什麼?」

  王菁蘋:「那時候的情書,是你寫的吧?我後來看他字跡,根本不對,想他一定找人捉刀了。」

  喬可南不禁問:「情書呢?」

  王菁蘋一哂。「還收在我那裡,不信下次能拿給你看。」

  臨走前,她說:「阿裕他不是壞人,可是我們之間無法同步,距離已經太遠,他跟不上。本來念著最初,現在連這都沒了,真悲哀……」王菁蘋嘆息:「遺憾當初追我的人不是你。」

  ……

  孰真?孰假?「那第二次呢?」

  陳裕如沉默。

  喬可南實在很好奇到底幾次,他頻頻追問,陳裕如總算回答:「這是第五個……」

  「……」Give me five. 喬可南內心頒了一個最佳容忍獎給王菁蘋,這不是真愛,什麼才是真愛?「你在搞什麼?!」

  陳裕如激動:「她對我不滿意,一直嫌棄我,說我不成長!法官考試落榜,她說我沒用、不努力……我也是男人,需要尊嚴!」

  「所以你用婚姻裡最不堪的方式傷害她?」

  「傷害?」陳裕如嗤,「你認為她受傷了嗎?」

  或許她早就受傷了,只是太好強,最終成了麻木……及笑話。「阿裕,沒有人會不因背叛而受傷,那就跟刀、槍傷一樣,只差有沒見血。」

  「隨便啦。」陳裕如口吻煩躁,「我考不上法官,最少把上了法官,人家跟她不一樣,至少不嫌我……」

  喬可南吐息。「我說過,律師跟當事人之間最重要的東西是坦誠跟互信,你隱瞞我太多,依你的情況,想離婚,什麼都帶不走。」

  陳裕如在電話彼端靜謐良久,天外飛來一筆:「菁蘋其實沒怎變,對吧?」

  「是吧。」至少外表上是,內容物……從前喬可南對她不熟,所有印象全憑一面之詞,無從判斷。

  陳裕如:「既然你以前喜歡她……初戀情人總是最特別的,不是嗎?」

  聽到這兒,喬可南差點沒踹翻椅子。「陳裕如,我結婚了。」

  「噯,我知道啊,可是人的感覺總是會變的嘛……就像我現在這樣。你的妻子,真的是你最理想的對象?」陳裕如過來人經驗,侃侃而談:「難道你不遺憾?何況你只見了菁蘋一次,就改幫她說話……」

  我是在調解你們的婚姻!!震愕過度,人反倒會冷靜下來,喬可南有點兒好笑。「你在勸我外遇,或者……引誘你的妻子?」

  陳裕如喊冤:「哪有啊!我只是在想,這或許是最理想的結果……」

  理想在哪了?信不信我家那位分分鐘搞死你啊!「總之你想離婚,只能徹底淨身出戶,房子、孩子,統統沒有……喔,不過車子王小姐願意留給你,她說你暈車嚴重,搭不了捷運或公車。」

  電話另一端再度緘默了好半晌,陳裕如「哦」了聲,繼而道:「那我不離了。」

  喬可南以為聽錯。「什麼?」

  陳裕如:「既然什麼都沒有,乾脆不離了,沒必要賠了夫人又折兵……」

  喬可南簡直想掐死他,忍不住提醒:「你那位女法官呢?人家不是不嫌你。」

  「她?」陳裕如笑了聲,「她比我還怕呢!說我離不了婚,就只能跟我分手……我很喜歡她,但結果這樣,我無可奈何……好了,我得忙了,改天再說,或許過個兩天,菁蘋就改變主意了……」

  「喀嚓」,喬可南聽著電話被掛斷,罵了一句:「操!」

  林哲笙:「怎了?」

  喬可南掛電話,殺氣騰騰走進面客室,赫然搥沙發。「幹幹幹!」

  林哲笙:「……」

  認識喬可南這麼久,林哲笙初次見他發脾氣,不禁駭然。「那個……零號不是挺溫和的嗎?」

  喬可南大怒:「我操他媽溫和個屁,信不信我現在幹你啊?!」

  「瞎米!」

  林哲笙忙掩住屁股,閃了一步,喬可南嗤之以鼻:「你不是我的菜,脫光了躺那兒送我都不要。」

  林哲笙:「……」

  誰來告訴他,這股淡淡的失落感,究竟是怎一回事?

     ※

  喬可南心情很差。

  大學時代交心交肺只差沒出櫃,認定是哥們並暗戀的對象,有可能陷害過他……儘管事隔多年,他沒那麼置放在心,但多少有點兒卡卡的。

  他不想帶著情緒回家,影響枕邊人,於是在健身房發洩,他近期改騎車,配女神卡卡的歌,騎得一點都不卡。Alex看著他腳踩踏板那股兇狠勁,不得不提醒:「太快了,你腿腳會負荷不來……噯,出什麼事了?」

  「沒事。」跟菊花講就算了,跟外人,那是切實的不能談。何況Alex直通上層,他知道等於陸洐之知道。

  反正不管怎樣,他接了案,就得幫當事人把事情處理掉。

  喬可南半夜躺在床上翻滾,很難得居然睡不著,憶起大學種種,那嫩綠青蔥的年代,想著想著,突然腳抽筋,他哀叫一聲:「啊!」

  還沒睡的陸洐之嚇著:「寶貝,怎了?」

  「我操,腳抽筋……」他疼得不行,只差沒抽搐。

  陸洐之:「大腿小腿?左邊右邊?」

  喬可南可憐兮兮:「左小腿。」

  陸洐之投資健身房,自己也常在那活動,多少有一點處理概念,他按住喬可南左腿膝蓋,勸導他:「來,慢慢伸直……」

  「嗚……」小腿銳利疼痛,喬可南咬牙,慢慢打直,陸洐之將他腿部抬起,腳趾內屈,摁住他小腿肌肉,喬可南哀哀叫:「痛痛痛……」

  他痛出淚,疼痛令他意識到自己活在這一刻,而非從前;男人悉心替他按摩,問:「今天在健身房做什麼了?」

  喬可南:「騎腳踏車,不小心踩用力了。」

  陸洐之沒講話,喬可南:「Alex有提醒我,是我自己……我心情不大好。」

  陸洐之一點即通。「你朋友的離婚案?」

  「對……我好多了。」他指腳。「總之不管怎樣,他以前對我很好,這不是假的,我就送佛送上天,盡力替他爭取……」可想想不禁一肚子怨氣,他忿忿倒床,仰天長嘯:「啊~~我他媽天生眼殘是不是,看上的怎就沒一個正經貨色?」

  前‧不是正經貨色的陸洐之:「……」

  他呼嚕呼嚕抱怨完,當即怒睡,徒留陸洐之一人在夜燈之下,若有所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