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為何突然改版……(不習慣)
  • 7518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走錯路II之蜜月》11#理想人生 07

  這天,喬可南十分緊張。

  他在事務所前後不停踱來踱去,踱得人煩。林哲笙轟:「是怎樣啊?!屁股長蟲啊?你他媽坐好是會死喔!」尤其那小屁股扭啊扭的……停!幻想過度,需要治療,嗚嗚~

  「噯……」喬可南乖乖坐回位置上。還有五分鐘,就是他與陳裕如現任老婆面會的時間,即便經歷過一陣自我說服和打氣,可他依舊惶惶不安,恍若臨渡劫的小妖。

  不得不說,女人真是又厲害又恐怖的生物,早年陰影,居然足以影響至今。

  兩點整,事務所門被推開,一名身著深色洋裝的窈窕女子走進:「喬律師,好久不見。」

  相比陳裕如,眼前的女人幾乎可說沒太大變化,她依舊美麗,只是多了成熟韻味,秀髮微捲,柔麗動人。

  可惜打動不了喬可南,他只想唱:有怪獸~有怪獸~~

  他喉嚨一哽,在深呼吸過後,硬生打出一記招呼:「學妹,好久不見。」

  「算了吧,在這裡就不用喊什麼學長學妹的了。」對方扯嘴一笑,諷刺意味無盡濃厚。

  的確,人事皆非,他們現在不是在開同學會,而是喬可南代替多年摯友A,同他的妻子協議離婚。

  他深呼吸,冷靜下來。「那麼王小姐,這邊請。」

  王菁蘋隨他一塊進入會議室。美人一來,林哲笙立即變得很殷勤,自動幫忙倒咖啡──他們事務所小,三人共用一個助理,對方今日隨許商騫跑法院去了,於是剩下兩個男人得互相關照,輪流處理庶務。

  王菁蘋很禮貌,朝林哲笙說了一句:「謝謝。」

  林哲笙咍咍笑:「哪裡……」

  喬可南白眼。「麻煩給她換杯水,她不能喝咖啡,會心悸。」

  王菁蘋一怔,沒說什麼。

  「噯,是喔?」林哲笙忙哈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立刻去換。」

  他拎起咖啡走人,室內一度沉寂,林哲笙換了杯水,之後出去,王菁蘋開口詢問:「我能抽菸嗎?」

  喬可南很意外,陳裕如早年抽菸,王菁蘋很討厭他這點,促他改善,害陳裕如只敢躲在宿舍半夜偷偷抽,怕抽多了,身上有味道,女友發現。

  喬可南比了個「請」,並把菸灰缸擱至王菁蘋面前。

  她抽完半根,再喝了口水,先聲奪人。「我的條件很簡單,房子跟妞妞歸我,其餘隨他。」

  夠強勢。喬可南暗自苦笑,道:「我當事人在房子這塊願意讓步,但女兒的監護權……容我直言,孩子有大約五年的時間在高雄跟父親過,而您探視的時間平均一月一次,作為一個母親,妳陪伴女兒的時間似乎並不多,這在法院爭取親權上,對妳會是很大阻礙。」

  「那又如何?孩子是我懷胎九月生的,出生時把屎把尿的人都是我。何況他硬要把孩子帶去高雄,逼我放棄工作,我不依,難道他就親力親為照顧孩子?還不是靠公公婆婆!」王菁蘋:「他憑什麼和我搶孩子?」

  因為外遇……喬可南為掩飾尷尬,取杯喝水才道:「或許如此,但法官裁定通常以父母雙方與孩子相處的時間及親密度為依據,在這部分,妳極為不利,而我的當事人則道:『房子孩子,請妳擇一』,這樣至少不用打官司,曠日廢時……」

  王菁蘋正欲開口,注意到他左手,驟然愕住。

  會議室再度湧入龐大沉默,王菁蘋:「……你結婚了?」

  喬可南擱下水杯。「是啊。」

  王菁蘋佁了很久,佁得彷彿陷進一陣空茫裡。過好陣子,她終於拾神,頓時失去所有戰意,疲憊地問:「你為什麼會接下這樁CASE?」

  喬可南疑惑。

  她嗤笑。「因為陳裕如是你朋友,而我……是你的敵人,對吧?」

  喬可南:「不,都過那麼久了……」

  王菁蘋:「若不是,你怎會接下一樁當事人外遇的案子?」

  她知道?!喬可南震驚。

  王菁蘋似乎覺得好笑,「你們真以為我不知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可唯有夫妻,是想瞞什麼都瞞不住的,只要我不點頭,法官就不會判離。另外,從現在開始,我可以蒐集證據,告那女法官通姦。法官知法犯法,跟自己書記有一腿,傳出去再找些霉體來拍,肯定精彩。」

  喬可南扶額,果然他最糟預感靈驗,雷劫來了。他吐口氣:「妳既然不愛他,何苦綁死他?」

  王菁蘋笑出聲,「我不愛他?我不愛他?誰說的?」

  喬可南沉默。

  王菁蘋:「對,陳裕如,你的好朋友說的對吧?我比較好奇,孩子跟房子,他怎會願意讓步一個……你勸的?」

  對,他認為陳裕如外遇在先,犯錯應予補償,何況若要魚與熊掌兼得,一定談不來,而在他印象裡──

  「你一定認為我會選房子。」王菁蘋一針見血。「但不,我選孩子,不過我更想說我不妥協,兩者都要。我不跟他去高雄,是我在台北有工作,我們婚前協議不生孩子,他事後反悔,說這樣不像個家,好,我生了,為此我放棄工作,好不容易孩子比較大,我能好好拚了,他又說他想去高雄……」

  類似紛爭喬可南遇過太多,兩個當事人相互爭論誰犧牲誰妥協,這種事永遠沒有共識,喬可南就事論事:「可妳在孩子這塊上,確實有疏忽。」

  「我不否認。」王菁蘋直言不諱。「可這不代表我不愛、我不要,每個人形式不同。」

  王菁蘋喝了口水。「他有他的理想人生,我有我的,我的人生不是為服務他而存在……而且,我不知道第一次是何時,但這回絕對不是他首樁外遇。」

  喬可南瞠目。

  「不過,倒是第一次提出要跟我離婚就是了。」王菁蘋吁口氣。「現在你說,我愛不愛他?」

  因為愛,所以一次次接納,相信他所說的「不會有下次」……然後,再無人同情她,連她自己都同情不了自己。「他那人撒謊成性,最恐怖的是他連自己都騙了進去,相信自己說的是真的。」

  喬可南無言。一個丈夫,用謊言經營他的婚姻,而他的妻子不離不棄至今……他們都還年輕,要談身後財產太早;陳裕如早年出身小康,可伴隨經濟起落,父母公司早倒,而他外貌模樣更是大改,不見當年小生風範。

  反觀王菁蘋,容顏依舊、事業穩固。許商騫的妻子是補習界名師,喬可南向她打聽過業界情況,王菁蘋的名聲待遇差不到哪去,即便離婚,她依然能活得好。

  甚至更好。

  可她沒有離婚。

  在這個離婚率居高不下的年代,她的堅持,甚至看來有點兒傻。

  王菁蘋:「你一定覺得我瘋了。

  「可他給過我很多快樂,又有孩子,全家好不容易相聚……我的事業穩定下來,想好好過日子。結果,他還是沒變,一點成長也沒有。」她停頓良久,終於道:「那時我以為,你跟他一樣喜歡我,而我喜歡的……是你。」

  驚天大雷打下來,喬可南還不及躲開,王菁蘋再劈一記。「可是裕如說,你是Gay,而且喜歡他,我起先不信,出言試探幾回,你的態度……讓我相信他的話是真的。

  「詎料現在,你居然結了婚。」她搖頭,像在嘲笑自己……及喬可南。「我們都是他人生裡的棋子,他是國王,我是王后,你……大概是城堡。除非下棋者根本不會下棋,否則西洋棋裡,小兵之外,王后跟城堡註定死在國王之前。」

  喬可南:「……」

  王菁蘋:「他的理想人生,就是所有人,都要為他犧牲。」

  她又點了根菸,直直盯著喬可南錯愕表情,將薄煙吐在兩人之間。「下棋的結果無論如何,國王永遠是最後死的,而其他棋子,不論大小,均是他的陪葬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