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為何突然改版……(不習慣)
  • 750579

    累積人氣

  • 28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寵逆Ⅱ》10#〈Summer Time〉中

  一番吞吐,二老公終於得償所願,掩旗息鼓,可以好好睡覺,謝天謝地。
 
  蘇砌恆去廁所盥洗,唐湘昔坐在那兒甩甩方才被禁錮的手,難得被老婆綁,不得不說當真別有一番滋味。
 
  唐湘昔點了根事後菸回味回味……正思量,他一頓,蘇砌恆這手段究竟是從哪兒來的?
 
  最初「交易」也是,他隨口要他學,他還真學會。唐湘昔心裡忽然就不那麼淡定,反倒似有貓爪在撓,他一臉便秘,蘇砌恆出來看見,不由問:「怎麼了?」
 
  唐湘昔彆彆扭扭,吸了口菸,繼而熄滅。「你……那方面技術,哪兒學的?」
 
  蘇砌恆一怔。
 
  唐湘昔見他表情,就曉得自己問壞了,忙叫不好。「不是,我不是懷疑你清白……」靠,清白咧,越抹越黑。「我就是……好奇一下。」
 
  見他蔫蔫的,彷彿連獅耳都縮起來,蘇砌恆想惱又惱不得,同樣是拿他沒轍。
 
  大概愛極某人,就是一種無可奈何的投降。
 
  蘇砌恆躺下,「都五年了,才問我這問題?」反射弧未免太長。
 
  唐湘昔連忙把人攬入懷裡,抱緊處理。「那是當年……」算了,話講一半、吞吞吐吐不是他作風,他索性直言:「當年我不是那麼在意你,自然沒想過要問,至於後來……」
 
  「後來?」
 
  唐湘昔吐口氣,加重箍人力道。「覺自己沒那臉問你吧。」
 
  無論他們還在一起,或者分開,他才是千瘡百孔那一個,不過他並無責問意味,單純有一點好奇、有那麼點在意,但問過了就罷了,總歸不會是現在式,他沒必要揪著不放。
 
  也許,他更想知道的是,於千萬人之中,你怎眼那麼殘,偏偏就挑中了我?
 
  他小小聲僵硬表示,蘇砌恆好笑,「哪是我挑你,是你挑我,你認為被你選擇的,跑得了嗎?」獅子搏兔,心無旁騖,唐湘昔心志堅定,基本不低估對手,有種種方案,堅決要做的事,想來沒有不成的。
 
  唐湘昔:「所以你心不甘情不願?」
 
  這完全是鬧氣了。蘇砌恆被他勒得有點疼,不過還是艱難轉頭,親吻獅子的臉。「我心不甘情不願,你逼不了我任何事。」
 
  他無其他親人,小熙是他唯一軟肋,唐湘昔更非毫無避忌:世家子弟、上流名人,要顧慮的總比他們這些凡夫俗子多。現今這種全民信息、爆料盛行的時代,他真要掀,也不是不能掀得唐家一點風雨,即便只是漣漪,也足夠他尋求其餘庇護,進而脫身。
 
  「你啊,別老自己給自己添堵,這問題答案……無非是我比較好學,至於其他,你真想聽?」
 
  唐湘昔立馬拒絕:「不。」可隨後附加一句:「你想講就講,反正現在是我們在交往,不管你過去有什麼,都不影響我們未來。」
 
  蘇砌恆莞爾,或許東方人跟西方人總是有差異,在西雅圖追求他的人,並無排斥談及自己情史,並瞭解他的。某方面他們覺得那是過去式,再者他們不想重蹈覆轍,抑或是一種絕對自信……誰知道?
 
  他關燈,在黑暗裡撫摸這個曾令他愛過、恨過,最終又愛回來的男人的臉,真心慶幸他們可以走到今天這一步,男人曾覺無臉問,現今他能問起,代表他對這段關係逐漸感到安心,這無疑是他所樂見的。
 
  蘇砌恆笑起,唐湘昔不解,「怎了?」
 
  「沒。」蘇砌恆:「我只是覺得……遇見你之後,我做的決定都是對的。」
 
  無論是當年毅然決然投入一段畸形關係,或是後來絕望出走,到寬心接納、甚而同居,中間不免有些賭博成分,可眼前結果,足夠教他欣慰。
 
  他甚至相信,他們攜手,會越來越好。
 
  他回想起一首歌,宇多田光的,是他小時候看的動畫後來改編新作之後的主題曲。他每一次聽,每一次感動,覺得真正的愛情,大抵就是那樣了:倘若能夠實現的願望只有一個,就讓我沉睡在你身邊,無論是怎樣的地方都可以。Beautiful world,毫無迷惘只注視著你一人;Beautiful boy,你難道還不知道自己的美麗?
 
  這樣的感情……
 
  It's only love.
 
  唐湘昔哼,恢復往常不可一世。「因為你老公我做的決定,從沒一個是錯的,耳濡目染,懂?」嗯,死鴨子嘴硬。
 
  「……我倒懷疑是你本來的技能點轉移到我身上。」所以某人越來越蠢、越來越幼。
 
  唐湘昔沒聽清。「什麼?」
 
  「沒事,睡吧。」
 
  有些事不要追究得太深,比較幸福。
 
  ──蘇砌恆的心之語。
 
     ※
 
  「哇~~喔~~哇喔~~~~」
 
  老美什麼沒有,獨獨土地大,位於華盛頓州的最大水上樂園,自然也很大。
 
  從進園起,蘇沐熙就沒闔上那一張開開的嘴,表情活似劉姥姥進大觀園。
 
  唐湘昔嗤,「見沒見過世面?被人看見都不好意思說你是我們家小孩!」
 
  蘇沐熙吼叫:「我本來就不是你家小孩!」
 
  對大小兩獅爭執已慣,向來做壁上觀的蘇砌恆難得表示:「以前我們家裡沒條件,最多帶他去過東京迪士尼而已。」
 
  他口吻淡淡,唐湘昔心知不好,忙道:「放心,往後不論美國迪士尼、香港迪士尼、上海迪士尼……還有全世界的環球影城,統統帶他去!」
 
  這些地方,大哥孩子全去過,更不要提他們一家子世界旅行,去過多少國家。這中間差異無人提,蘇砌恆不在意,但唐湘昔自覺有欠。「總之往後想去哪,都跟我說。」
 
  蘇砌恆笑笑,摸摸小熙的頭安撫,又親親男人的臉,權作心領。
 
  他不認為唐家虧欠他們,亦沒有仇富心理,別人過得好那是別人的事,自己不好就想辦法好,何必理人家好不好?
 
  一行四人包含保姆(?)威爾斯一同入園,進飯店擱放行李,天熱日烈,誰都對地面活動沒興趣,拎了水上用品就要衝。
 
  蘇砌恆的外包裝(?)素來由唐湘昔負責打理,原諒他一介科技宅,不懂時尚,海灘褲自然也是對方準備,他原本略惴可能會看到什麼突破下限的款式,不要拿出來一看,ㄟ……很正常。
 
  正常得他都懷疑自己不正常了。(掩面)
 
  「怎麼了?」
 
  唐湘昔換了擺明咱倆是一對的海灘褲出來,蘇砌恆見之即笑,上頭花紋……嗯,天真爛漫,兔子跟胡蘿蔔,穿兩人身上真是……童趣十足,原諒他,他實在用膩「幼稚」這個詞了,果然牛牽到西雅圖還是牛,以為唐湘昔難得正常了一回的自己,才是不正常。
 
  「沒,褲子……挺好的。」
 
  唐湘昔:「哼。」得意之哼。
 
  「舅舅,我們去那邊!」小祖宗蹬蹬蹬奔來,全副武裝,堪比將要出征的戰士。「來,這是你的。」
 
  他鄭重遞上水槍,如託付珍貴武器,蘇砌恆接過,手指插進扳手內,流利轉了一圈。「十九勝一負,舅舅今天贏了就二十勝囉。」
 
  蘇沐熙:「我才不會輸!」
 
  ……不可否認,只要是男人,骨子裡總有不服輸及幼稚因子,臺灣夏日炎,蘇砌恆條件有限,最多帶孩子去市立泳池之類消費便宜處,但可就沒因此隨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