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為何突然改版……(不習慣)
  • 7518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寵逆Ⅱ》09#〈小兔子乖乖〉上

  在七月回台訪親後,為減緩見婆婆(?)產生的壓力及慶祝小熙生日,蘇砌恆帶著孩子去了趟泰國。
 
  小熙鍾愛老虎,每每電視轉播相關節目,都會停下來看,目不轉睛。唐湘昔看見,免不了嘲上一番,「不是有條金毛了?這麼快移情別戀,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哼。」
 
  相比貓,唐湘昔更偏犬派(根本同類相斥),當然最喜歡的還是兔子,若非兔子本人對動物過敏,他夢想的畫面就是大兔子抱著白絨絨小兔子再被這樣那樣啊啊不要孩子(?)在看……
 
  嗯,光妄想就能多配三碗飯。
 
  機票是參與活動,臨時抽中,正巧當了孩子生日禮物。唐湘昔身為霸道總裁,不是天天談戀愛,他行程不幸跟不上,只得給祖宗倆安排好食宿,又在當地找了個禿頂凸肚的中年大叔(……)當司機兼導遊,才咬牙放甥舅二人蜜月去。
 
  由奢入儉難,過慣一回家就有人招呼噓寒問暖的生活,那一週唐湘昔著實堪稱孤單寂寞冷,睡前沒事除了抽菸及拿先前拍的某人豔照打打槍外,就是瀏覽各大購物網站,看看有無提昇生活品質的新玩意。
 
  咳,別誤會,咖啡機該換了。
 
  遠在異國彼端的蘇砌恆渾身寒顫,打了枚又重又響的噴嚏。
 
  蘇沐熙:「舅舅,你感冒了嗎?」
 
  蘇砌恆揉揉紅通通的鼻。「沒事,應該是過敏。」他們人在虎廟,那兒的虎泰半蔫蔫懶懶的,又肥又胖,半點不見電視上野生老虎所具的威風凜凜。
 
  小熙難掩失望,蘇砌恆很難解釋其中關竅:廟方需要養育老虎,所需費用不低,只能藉由增加觀光客,擺出的噱頭便是可實際觸摸接近凶猛猛獸,同其拍照。
 
  顧忌牠們野性難馴,可能傷人,所以通常於事前餵食極多,有的甚至摻雜一些藥物,某方面而言其實是另一種殘忍,蘇砌恆承諾:「往後有機會,舅舅帶你去看真正健康的老虎,好不好?」
 
  小熙搖頭,握拳。「等我賺很多很多錢,我就要自己好好照顧這些老虎!」玵後訓練牠們咬死那頭臭獅子!
 
  ……這回換遠方的唐湘昔打了個噴嚏,還一不小心咬到舌根,痛死。
 
  甥舅倆玩了一週回來,八月的東南亞,太陽極大,兔子難得曬黑了些。
 
  唐湘昔問:「怎樣,有沒受欺負?」
 
  蘇砌恆好笑,掏出許多下酒零食,泰國這方面真心便宜。「阿布叔不是都回報你了?」英樂是地陪大叔的名字,泰人起名與英語系國家相似,名前姓後,通常略長,所以還會有個小名,大叔的小名唸「Bu」,意思是螃蟹。
 
  他舉兩手,比了個蟹螯動作用中文道:「叫我阿布吧。」
 
  ……這年頭,不賣萌簡直不給活了。
 
  位處東南亞,泰人生性熱情坦率,跟他們的食物一樣辛辣直接,至於欺負觀光客的事,每個國家難免都有,口呼人權的歐洲更甚,老鼠屎就不必特別提了,省得掃興。
 
  唐湘昔找的人一向很好,缺點就是太好,跟個保姆似的,「我都三十歲的人了,何必這麼不放心……瞧你,白髮都出來了。」
 
  唐湘昔:「……」
 
  蘇砌恆很認真。「要拔嗎?」
 
  「不!用!」
 
  他的寶貝永遠能讓他一腔柔情變苦情,唐湘昔鬱悶個半死偏又無可奈何,只能把人揉進懷裡當作毛糰子搓圓了再捏扁。「一週沒見,就沒想我?」
 
  蘇砌恆:「……」是一週七天,又不是一生七年。內心吐嘈歸吐嘈,嘴巴仍得乖乖講:「想、想。」
 
  他嘴上安撫,眼睛在男人髮頂梭尋,看有無漏眼之白。
 
  唐湘昔:「……」
 
  他想,若世上有個氣氛殺手比賽,他情人絕對妥妥地能拿前三,佛擋殺佛神擋殺神唯我獨尊捨我其誰,一路殺上光明頂,堪稱武林教祖。
 
  即便心知不會得到回應,唐湘昔仍問:「知不知道現在幾月?」
 
  蘇砌恆口吻一副你累傻了?「八月啊。」
 
  「然後?」
 
  蘇砌恆:「?」
 
  唐湘昔足足等了三分鐘,沒下文,差點暗自咬碎一口牙。「就沒別的?」
 
  蘇砌恆忖了忖,本想回答沒,但見男人身上散發的怨氣都快化做實體,黑壓壓一團,蘇砌恆連忙振奮精神,極力苦思。「我……記得……沒錯……是……」
 
  唐湘昔:「……」不要以為你拖慢了速度我就不曉得你不記得。
 
  蘇砌恆是真的不記得。他人生唯二特意記住的日子:姊姊祭日及小熙生日,套用過來,祭日不可能(唐湘昔:……),那真相只有一個,反正猜不出橫豎也是掛,不如踹踹看,總比交白卷被折騰來得好。「你生……日!」
 
  本來猶疑的語氣在窺見男人略略舒開的眉心後轉而鎮定,真是盪氣迴腸又迂迴曲折,蘇砌恆見愛人表情顯緩,便知曉自己這題對了。呼,好險,唐先生當起人來,可不輸他們院裡最遭人恨的教授。
 
  蘇砌恆柔柔笑,「這種日子,我哪可能忘記……是八月十七,對不對?」
 
  ……
 
  唐湘昔模擬兩可應了聲。
 
  蘇砌恆大鬆口氣,好像從前在崔賀忱面前唱歌,本做好被大罵準備,沒想來的居然是稱讚。
 
  「那天……我看看,是週五,我課不會到很晚,讓小熙週末去住威爾斯家?」
 
  某方面來講蘇砌恆還是挺懂他的,也不問想要什麼禮物,反正答案很明確,除了自己的肉體還是肉體。何況隔天是假日,蘇砌恆幾乎能預想自己下不了床雙腳開開同遭極刑的慘樣兒了。
 
  萬幸,人一年只有一次生日……它不僅是母難日,還是情人的劫日。
 
  他一邊想像一邊哆嗦。「你……手下留情。」唐湘昔生日是兩人說好不提「不喜歡」日。簡單來說,他大爺就是把他燉了煮了拗了折了餵他什麼亞當的迷魂藥,他統統得承,沒有二話。
 
  唐湘昔臉容堅定,「放心,一定會。」
 
  他保證處處留情絲絲入扣,給兔子一生難忘的美好經歷──嗯,他得先確認一下貨運送到沒,還有兔子先前直說不要不要的天上掉餡餅。他以爺爺的名義發誓(唐老爺子表示:……),肯定玩到他壞、玩到他爽歪歪。
 
  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