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為何突然改版……(不習慣)
  • 7518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寵逆Ⅱ》06#〈兩個爸爸〉02

  他抽了一天去小熙學校瞭解情形,蘇沐熙雖跳級,但顧慮到心靈成長,目前剛跳九年級。
 
  老外基因驚人,一群十六、七歲的青少年,個個看著高頭大馬長相著急,甚至有不少女生濃妝豔抹,瞧不出年紀。
 
  他們瞅見蘇砌恆這般相貌秀緻身型相對嬌小的東方人,甚而吹起口哨,調侃之意不言而喻。
 
  蘇砌恆去找小熙班導,對方是位年約五十的紅髮女性,兩人約好見面時間,在會客室裡談:「蘇先生,請問有什麼事嗎?」
 
  「噯……我想先瞭解一下Mercy在學校裡的情況。」像是有沒被欺負或是有沒被欺負還是有沒被欺負……之類的。
 
  對孩子跟人打架的事,全部人三緘其口,他沒再追問,可心底到底是在意。
 
  怕孩子委屈了,不說。
 
  老師笑笑,美國採開放式教育,很少有家長會特別前來學校「關切」,除遇特殊情況──小熙快十一歲,在美國是非常受保護的年紀,學校也很重視這位學生。
 
  「Mercy的學習成績挺好的,進度完全跟得上,至於他跟同儕間的相處……這部分,唐先生特地前來處理過了。」
 
  蘇砌恆:「……噯?」
 
  哪個唐先生?不是扶花瓶那個吧?
 
  老師一臉無奈,「這時期的學生比較不成熟,難免衝動,有各自的小群體。其實我們建議Mercy除社團外,可以多參與一些班級活動和選修課程,孩子其實很單純,大家一起玩一玩,彼此間的接受度自然就會提昇了。」
 
  這也是她上回同唐先生的說詞,若在別的學校或許她還不大敢講,不過他們是全區最好的高中,學生的家庭環境都不錯,整體素質不會太差。
 
  所以當初蘇砌恆才不惜高額學費,也要讓小熙就讀這間學校。
 
  老師拿出學校課表,裡頭除了基本文理之外,還有攀岩料理等完全不知所以然的選修。
 
  她解釋:「很多東方家長一開始不大習慣,覺得這些對成績毫無建樹,但我們更建議孩子可以找到其他的人生志趣,而非僅是讀書。Mercy的學科成績進哈佛都沒問題,可其他部分他先前一直沒什麼興趣……」
 
  真沒興趣嗎?蘇砌恆翻看內容,小熙好動,裡頭有好幾項項目是他會喜歡的,但除卻這次,孩子卻絲毫未曾提及。
 
  老師欣慰:「不過上回談過以後,Mercy決定加入划船社團。」
 
  上回?到底哪回?蘇砌恆著急:「我想知道一下上回情形……」
 
  老師詫:「噯,你們沒有討論過嗎?」
 
  蘇砌恆擺手,真相不好講。「不是,我最近比較忙,可能疏漏了一些……想說既然都來了,能否請妳直接跟我做個說明?」
 
  他已隱約可猜測出一些大概,可整個人尚在一種朦朧狀態。啥時那一大一小達成陣線?唐湘昔分明那副對小熙不上心的樣子,又是什麼時候特地來的學校?
 
  而且,居然完全沒透半絲風聲,無論事前事後,都沒與他商量。
 
  老師想及那次情形就覺好玩。一大一小在那兒用她聽不懂的語言拌嘴,Mercy因受種族歧視與人生架,這部分除了既有的刻版印象之外,起因主要是蘇沐熙極少參與班級活動,基本獨來獨往,總與同學有隔閡。
 
  因為相互都有動手,於是便法外處理,校方則對肇事者另外進行心理輔導。
 
  大抵顧慮到在旁人面前,用對方聽不懂的語言逕自討論很不禮貌,唐湘昔中途改成英語:「結論就是你太孤僻了,不夠合群,除非你將來想走愛因斯坦路線我沒意見,但你是這塊料?就算是,你現在也缺乏獨立處理問題的能力。」
 
  蘇沐熙鼓著腮幫子不講話,唐湘昔翻看了下學校的課程介紹,肅容道:「如果你敢說上頭的內容你全無興趣,我就幫你擔了,來什麼擔什麼,但若有,那你為什麼不去做?」
 
  久久,蘇沐熙才冒出一句:「舅舅……」
 
  「你舅舅怎了?你問他了嗎?他反對你了嗎?就算他真反對了,難道未來遇到任何他不希望你做的事,你就縮了嗎?這是你的人生、你自己的成長過程,我們大人確實會幫助你篩掉一些不合適的,但剩下的你要學著自己選擇。」唐湘昔不屑:「否則你永遠只會是需要倚賴別人的小鬼。」
 
  「我不是!」蘇沐熙大喊,小小的臉滿溢不甘心。
 
  「那很好。」唐湘昔勾唇,指著文件上內容:「那些你不合適,這些──你可以選。」
 
  ……
 
  蘇砌恆聽著,不知自己該有怎樣的反應。
 
  生氣?惱火?在他完全不知情情況下,某人竟越俎代庖。
 
  可是……他不知道,或許四年前他會很生氣吧,甚至感到自身權利被侵犯,然而換作現在,他感覺卻十分複雜。
 
  老師好笑地把當時「唐先生」的分類給他看,他給小熙選擇的全是偏文藝的科目,像是音樂鑑賞天文知識料理家政等,可蘇沐熙偏偏不理,甚至還打算轉入划船社團。
 
  獅子當場吼吼吼:「你英文能力有問題是不是?我說了這些是你可以選,那些是你不能選的!」
 
  蘇沐熙不甘示弱:「我就要選這個!那些,我不喜歡!」
 
  靠,一個大的說我不喜歡不夠,連小的都要說,真當他很好捏是不是?
 
  唐湘昔冷笑,「好啊,選了千萬別反悔,我看你舅舅怎麼說。」
 
  蘇沐熙難得對舅舅的事硬氣:「我舅舅怎了?你問他了嗎?他反對我了嗎?就算他真反對了,難道未來遇到任何他不希望我做的事,我就縮了嗎?」
 
  唐湘昔直接氣笑了,「很好啊你,長膽子了,這些大逆不道的話你自己跟你舅舅說,別想我會幫你什麼。」
 
  蘇沐熙原本心虛,可一被撩立即信誓旦旦:「才不需要你幫!」
 
  ──事情就是這樣了。
 
  蘇沐熙在校受了欺負,不敢講,於是拎著唐湘昔去處理後續,學校給出建議,按獅子控制狂性格,他根本不會讓孩子去碰那些可能發生意外的課,小熙卻不理會。
 
  而按對孩子的瞭解,賭氣成分有之,但小熙自小對水上活動就一直很感興趣,所以選修挑游泳,社團轉划船,這樣的決定,其實沒什麼特別好意外的。
 
  蘇砌恆跟老師拿取了相關資訊便離開,他確切地觀覽了內容,明白孩子不僅僅是一時意氣用事,有把自己的安全問題考納進去,才來問他這個做舅舅的允不允。
 
  真是,長大了吶。
 
  雖然實際上才快十一歲,可他已經懂得了如何選擇,更明白什麼人可以幫他什麼,有小小寂寞之餘,他不得不欣慰。
 
  再來,便是對戀人抱持的複雜感了。
 
  下課時間,他傳LINE問小熙:「你在學校跟人打架了?」
 
  LINE要命就是已讀功能,蘇小熙無法裝死,傳了一句:「獅子居然出賣我,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信任到底在哪裡嗚嗚嗚QAQ
 
  「……」蘇砌恆再敲:「舅舅跟小熙已經沒有信任囉。」
 
  小熙一連傳來好幾張下跪圖,有國王跪王后跪完佛祖跪。「對不起,舅舅我錯了QAQ。」
 
  蘇砌恆直接走到小熙班上,此時正巧是下課時間,只見他在座位上看手機,臉色惶惶,抖得像隻受凍的小鵪鶉。
 
  實在氣不起來了。
 
  蘇砌恆:「沒有下次。還有,你叔叔沒有出賣你,是舅舅去你學校問老師的。」
 
  「啊?」蘇沐熙抬起頭,看見教室外的舅舅,立刻跳起來奔上去:「舅舅不要生氣我怕你不開心所以才找那頭臭獅子嗚嗚嗚他說僅此一次下不為例既然他沒無義你也不要怪他都是我不好嗚嗚嗚。」
 
  一口氣不帶喘的,蘇砌恆揉揉小熙腦袋,終於徹底釋然。「好了,舅舅要回去了,你……今天去威爾斯家住。」
 
  小熙驚,「舅舅,你不要我了嗎?!
 
  哪齣啊?蘇砌恆:「沒,只是今晚,舅舅跟叔叔有點事……」
 
  撇開有斬無奏這一點,他以為……是他以為,唐湘昔對小熙並無真正深刻的關心,除了基本應得的照料外?沒了。
 
  其實不然。
 
  純粹他們教育理念不同,或說自己先入為主,唐湘昔其實早把孩子看做自己傘下一份子,狂風大雨間,他替孩子擋風,已然盡力,可自己卻忍不住揣想他是不是遮了雨沒擋風……說白了,是自己心存偏見,無論唐湘昔怎做,他都會覺得不好不夠。
 
  反而是平素總反對他的小熙,給他的信任更多。
 
  孩子沒父親,或說有跟沒有一樣,自己跟男人就是小熙的兩個爸爸,唐湘昔早已入戲,孩子聰慧察知,僅他一人不覺,兀自苦惱。
 
  甚至一瞬間,還覺得有點不高興。
 
  可細想,男人確實達到了他的期待,至於沒同他討論,甚或告知,他可以理解:那是他與小熙的「承諾」,他選擇遵守,隱瞞自己。
 
  也是難為他了。
 
  蘇砌恆苦笑,這些曾有過的誤解,他決心帶進墳墓裡,一生不令男人知曉。
 
  怕他曉得,即便表面不顯,內心肯定也是在意的。
 
  而現實裡,蘇砌恆覺得……自己應該好好想個方法,作為私下賠罪了。
 
  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