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為何突然改版……(不習慣)
  • 7518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寵逆Ⅱ》05#〈六月新郎〉02

  好友成婚,不論唐湘昔有多不爽,該出席還是得出席。
 
  婚禮儀式在教堂──媽的你們又不信教;婚宴場地選在古堡──媽的古堡是用來打仗的,裡頭無陽氣,又陰又冷又濕可能還有阿飄,選址爛透了好嗎?
 
  唐湘昔非常醜惡地在內心抱怨兼嫉妒,實際上教堂是鐘倚陽出資在養的,先前歐洲內亂,許多遊民流離失所,該教堂神父不分信仰收容許多難民,被該區主教阻止卻未聽從,最終失去中央輔助,一窮二白得差點跟大家一齊耙樹根。
 
  鐘倚陽恰巧去那帶拍MV,聽聞此事,索性包了該教堂,不時接濟。神父知曉他將成婚,便表示希望能夠為他主持儀式,施予祝福。
 
  至於對象是男的?很抱歉,神愛世人,管你信而不信異性或同性,但凡生靈,一切不一樣,終歸都一樣。
 
  鐘倚陽盛情難卻。對自小沒有長輩愛護極端缺愛的他而言,該神父就像他無血緣的父親,不時傾聽他種種煩惱,並適時給予開導。他的婚禮除演藝圈前輩,沒有任何長者參與,相較於地點,他更在乎的是人。
 
  至於蕭蔽日,則在鐘倚陽引薦下,在這兒拍過一部苦難片,劇本以黑色幽默方式傳達世人那些分你的我的終究只會造成嚴重隔閡,產生悲痛與創傷。蕭蔽日角色複雜,演出時因入戲太深,導致精神狀態極差,差點出現反社會人格,同樣受這位神父照護,並且通知鐘倚陽前來拯救。
 
  那是他們關係裡一個極大轉捩點,對現今即將成婚的夫夫倆來說,這裡無疑是最適合他們開始邁向新人生的地方。
 
  至於古堡?那就更簡單了。繼承它的主人極有商業頭腦,搭上近年旅遊熱潮,早把那兒打理得漂漂亮亮、舒舒服服,看是幾個人結伴旅遊偶爾來住,或者包場舉辦宴席,統統一條龍。
 
  甚至為給人身歷其境感,管家與裡頭侍僕均受過正統的禮儀教育,廚師水準更是頂級,對相關活動早已駕輕就熟。
 
  所以當下飛機發現一切好棒棒,壞婆婆無緣出場,唐湘昔只能木著臉像個敲鑼的猴子玩偶站在那兒硬硬拍手。
 
  開場節目先由一段投影開始:「滴」一聲,一滴濃墨墜下、暈開,蕭蔽日一身古代俠裝,颯颯騎馬,遠方竹林,鐘倚陽紅袍飄然,吹著玉簫,一首改編後的「鳳求凰」清脆響起,教人如沐春風。
 
  蕭蔽日趕及,朝人拋出繡球,鐘倚陽眸光一厲,揮手揚擊,音聲嘎然而止,接著「砰」一聲,繡球炸開,現場瞬間飄下紅色的玫瑰花瓣,螢幕撤下,舞台中央,雙陽同穿改良後的中式喜服,周圍以3D投影方式做出一間古色古香的房廳,有人高聲呼喊:「一拜天地──」
 
  眾人登時一臉「操,我到底看了什麼?!」雖早知曉兩人很能搞,但搞成這樣……太狂了吧。
 
  禮成,現場登時一片漆黑,再而亮起,雙陽換上燕尾服,兩件款式相近,僅細節裝飾及胸花不同,一對璧人容光煥發,改為西洋婚禮。神父出現,詢問雙方:「無論順境、逆境,富裕或貧窮、健康或疾病、快樂或憂愁,你們是否願意攜手度過一切災厄,對對方不離不棄?」
 
  蕭蔽日:「我願意。」
 
  鐘倚陽:「我願意。」
 
  神父一笑:「交換戒指,新郎可以吻新郎了。」
 
  二人彷彿等待已久,毫無壓力吻在一起。接吻畫面賞心悅目,氣氛美好無可挑剔……唐獅子恨恨咬牙看望蘇兔子,內心只恨為何新郎不是我、新娘不是你。
 
  大抵心虛,蘇砌恆下意識迴避唐湘昔非常好懂的「為什麼不帶我回家」眼神。
 
  不可能不想,可太多未知,光處理他們開始不久的同居生活,就費了蘇砌恆不少心神。未來太難講,蘇砌恆承認自己並未有足夠的勇氣及力氣,去迎接人生另一個重大改變。
 
  對不起喔。他扯扯男人衣襬,示意他臉色收斂,鐘倚陽從前被唐湘昔包,儘管隱密,可在場依然有人知悉,不知情的可能要以為他難捨舊情,傳出奇怪聽聞來,對大婚二人影響不好。
 
  至於他?日子是給自己過的,不用聽人講。
 
  唐湘昔吁氣,他有時腦殘,可依舊拎得清,於是轉而牢牢包住青年左手,摩挲他空蕩蕩的無名指。
 
  心裡難挨,但到頭來統統是他自找的,怨不得人。
 
  他調整表情,不再自尋煩惱,專心給好友祝賀。
 
  ……
 
  教堂儀式完畢,眾人遷移至古堡。
 
  開宴前有雞尾酒會,現場布置許多花卉,以孔雀草與梔子為主軸,蘇砌恆碰見他從前經紀人丁哥,丁滿早已知曉他與唐湘昔的事,並不意外遇到,招呼後僅提點兩句:「崔老師一直很想見你。」
 
  蘇砌恆:「……」
 
  若論他當年不告而別,最對不起的人是誰?除了他背後團隊,便是擔任他唱片製作人的音樂教父:崔賀忱。
 
  崔老跟鐘倚陽那票人不合,故今日並未到場,僅送來祝福。
 
  崔賀忱初始不願做他,而後改觀,盡心盡力,費上不少心思給了他一段奇幻又燦爛的音樂旅程,可在做出成績前,他匆匆逃離,前四年還能說是怕被唐湘昔找到藉口騷擾,可在兩人關係穩定下來的現在,就毫無道理跟崔老全無聯繫了。
 
  人就這樣,越覺愧歉,越不敢見。
 
  近鄉情怯,只因心虛,怕受責備。
 
  但往往是自己的懦弱作祟。
 
  實際上,崔老根本不是那樣記恨的人。
 
  蘇砌恆深呼吸,他若想進一步改變,更加成熟,回應男人期待,那麼這一關,他不能不過。
 
  「我知道了……對了,這些花,該不會有什麼意涵吧?」他永遠難忘鐘倚陽向他道歉自己欺侮他,用的是演唱會送花,花語自己查這樣內涵的方式。
 
  他心血來潮有此一問,丁滿慣性查詢回覆:「我看看……孔雀草,花語是祕密的愛之契約;梔子花,祕密的愛。」
 
  蘇砌恆:「……」看來那時候並非刻意低調,而是熟悉。歌壇傲霸羊有顆玲瓏少女心,請問你家心心向羊向日葵(鐘倚陽粉絲俱樂部名字)們知道嗎?
 
  想想不對。「向日葵花語是什麼?」
 
  丁滿查:「光輝及高傲。」
 
  「……」果然。
 
  蘇砌恆望天,內心一點不意外……真的。
 
 
 
  酒會結束,進入宴席環節,儘管不若女性有許多婚紗花樣可選,不過那只是一般男性不願爭奪女伴風采。
 
  二人褪去正式嚴肅的燕尾服裝扮,西裝搭配十分明豔跳脫,給人歡樂愉快的感覺。
 
  一開宴,鐘倚陽便連唱三首為婚禮量身訂作歌曲,甚至在眾人鼓鬨下唱起「今天妳要嫁給我」。
 
  畢竟是雙人對唱曲,一個新郎唱,另一個新郎總不能旁聽啊?蕭蔽日抓麥,畫面難得,檯下人紛紛拿起手機:只要不拍儀式跟鐘倚陽,怎樣都可以,這是事前規定。影帝大開金嗓頭一遭,萬眾期待,待唐湘昔意識不對要阻止,已經來不及──
 
  鐘倚陽歌聲深情動人:「每一首情歌,都會勾起回憶,想當年我是怎麼認識你……」
 
  蕭蔽日字正腔圓,每個字都完美地落在同一個音上:「冬天的憂傷,接續秋天的孤單,微風吹來苦樂的思念。」
 
  眾:「……」
 
  唐湘昔掩面。
 
  連蘇砌恆都驚呆了。
 
  慘劇尤續:「鳥兒的高歌,唱著不要別離。」兩人合聲:「聽我說,手牽手,跟我一起走,過著安定的生活……」
 
  一個情深如許,一個音平至極,終於有人COS柯南成功,發現真相只有一個:「原來影帝是音痴!」
 
  「難怪唱K從不見他拿麥!」
 
  「有次尾牙表演唐總不是說他對嘴嘛,我還沒信呢……」
 
  眾人紛紛化身名偵探,分析影帝音痴的種種蛛絲馬跡,蕭蔽日內心苦,偏偏傲妻有令,硬著頭皮把整首歌給「唸」完。
 
  大夥兒嘴抽好笑,愛人出糗,鐘倚陽特別開心,揪過蕭蔽日的臉就親,完全遺忘平時對外總說兩人關係很差沒往來。
 
  反正人都在這兒了,儀式上親也親了,沒啥好不認。
 
  只有一句霸氣宣言:「回去說我賣什麼都行,除了臭豆腐!」
 
  大家笑翻,直說好。
 
  唐湘昔呼氣,「算了,這些人應該也不會亂說。」
 
  蘇砌恆:「他們很幸福啊。」
 
  是啊。
 
  影帝形象雖異,但好歹能說是個性,音痴就……蠢了點,所以公司向來隱瞞,不欲人知,不過跟婚禮氣氛相比一切微不足道,開心就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