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為何突然改版……(不習慣)
  • 7518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寵逆Ⅱ》04#〈牧神的午後〉上

  蘇沐熙和威爾斯吵架了。
 
  ……不,正確說來,是小獅兔單方面不理大金毛。
 
  原因不明,就有天蘇小熙氣沖沖進房間,朝外大喊:「不要讓威爾斯哥哥進來!」而威爾斯站在玄關,俊容看樣子是十分無奈。
 
  兔子獅子面面相覷,兩孩子平素感情好,孟不離焦焦不離孟的,即便如今分居……好像哪裡怪怪的,不過算了──關係依舊沒生遠。
 
  唐獅子甚至言笑:「咱們這是給小鬼從小訂了親呢。」遭愛人狠狠一瞪。
 
  畢竟蘇沐熙還小,性向未明,即便明了,那是孩子的感情事,大人亂瞎扯什麼?
 
  於是唐湘昔聳聳肩,寶寶心裡有底,但寶寶不說。
 
  威爾斯早上開車來接小熙上課,下午接回,偶爾帶他回去吃飯玩樂做功課,長久下來蘇沐熙對搬出的抵觸逐漸減低,還曾說:「跟威爾斯哥哥用LINE聊天好好玩喔,威爾斯哥哥有好多好有趣的圖。」小熙獻寶似地拿給舅舅看,是一隻……奇怪又欠揍的鳥。
 
  西方人普遍習慣用Skype,LINE則偏向亞洲,但Skype稍嫌公事公辦,於是威爾斯為了迎合小熙,特地弄了個LINE帳戶,還購入不少奇奇怪怪貼圖。
 
  如今鬧崩,威爾斯無奈笑笑,撓撓金毛,也不多辯解一句:「那我先回去了。」
 
  雖說不清楚緣由,不過蘇砌恆直覺是自家孩子的問題:「小熙有時比較擰,一根筋,你就……多包容包容。」
 
  威爾斯一笑,「我會的。」
 
  國民好青年啊……蘇砌恆想勸勸小熙,十年來,小熙幾乎沒有固定玩伴,現在終於有一個,然而兩人年歲有差,隨著威爾斯脫離校園、進入職場,兩人的生活圈必然會越離越遠,說不定何時就斷了。
 
  且行且珍惜,這是蘇砌恆人生感悟,有許多事不是一定想怎樣就能怎樣,尤其人與人之間關係,如履薄冰,即便曾好得能同穿一條褲子,十多年後誰又能認得誰?
 
  然他才剛敲門,小熙就喊:「舅舅好煩!」
 
  登愣~蘇砌恆木在門前,整個人僵硬,唐湘昔走來看見。「怎了?」
 
  蘇砌恆一臉受創,「小熙說我好煩小熙說我好煩小熙說我好煩……」
 
  唐湘昔:「……」這是悲愴的事要說三次?
 
  蘇砌恆哭,「孩子大了,不親人了,嗚……」
 
  「乖。」唐湘昔安慰間隙吃豆腐,非常兩不誤。不親人才好,省得動不動剝削他們夫夫倆相親相愛時光,「給他餵個餅,明日就好了。」
 
  蘇砌恆:「……」你其實想講:「來人啊,餵公子吃餅」吧?
 
  蘇砌恆當然沒餵孩子餅,相反,當晚他包了韓式壽司,結果米食主義的蘇小熙一徑夾通心麵沙拉在吃,一臉失魂,晚上睡前落魄拉扯舅舅衣襬,「舅舅~跟我一起睡。」
 
  沒錯,小獅兔不痛快,大獅也休想痛快。蘇砌恆總算得到被孩子親暱依賴的需求感(獅子:我天天都需要你愛,我的心思不用猜啊!),獅子只得悻悻然咬牙孤枕,一邊抽菸一邊自我打氣孩子鬧氣一般沒兩天就好了。
 
  結果這個沒兩天,持續了兩週。
 
  威爾斯起先風雨無阻來了兩天,偏偏小熙硬氣不見,索性摸摸鼻子,不來討嫌。小熙每天早上看著屋門發怔,像是遭人拋棄的小小貓,一被主人以外的人親近,就會亮爪子撓人,蘇砌恆起先還勸了勸,不料得到:「舅舅跟老人家在一起,講話都變得老氣橫秋了呢。」之類的回應,真是……
 
  於是蘇砌恆也開始不高興,變成兩祖宗槓起來。
 
  儘管老婆晚上終於回房睡覺很開心,但家庭氣氛不和諧,唐湘昔煩躁得快提前進入更年障礙,他現在只想隨便牽一隻金毛回來,轉移孩子注意力,看能否教小祖宗心情好些。
 
  再來是蘇沐熙上下學的問題。
 
  他們住郊區,平日上學要進城,威爾斯大學離小熙目前就讀高中近,接送成常態,現在……蘇砌恆雖有駕照,可他完全不敢開唐湘昔的賓利。
 
  儘管主人大方表示撞壞了算我的,老婆平安就行,不過壓力在那邊,一家之主唐先生只好除了保護花瓶,另得擔起接送孩子上下學的責任來。
 
  大小兩獅平日在家裡除爭風吃醋吵蠢架外幾乎無言,在車裡更甭談,唐湘昔不得不開口打破僵局:「你跟那條金毛什麼矛盾我不管,但凡事有個度,別仗著人家寵你就耍驕,等別人真心不理你了,看你跟誰哭去。」
 
  蘇沐熙很懂敵人痛腳在哪,「喔,就像你跟我舅舅?」
 
  詎料唐湘昔不動怒,很坦誠:「沒錯。」
 
  蘇沐熙:「……」
 
  唐湘昔直言:「你喜歡你威爾斯哥哥吧?」這「喜歡」沒別意思……暫時沒有。
 
  蘇沐熙扁嘴不講話。
 
  嗯,死鴨子嘴硬,唐家人通病。
 
  唐湘昔吁氣,「那你威爾斯哥哥喜歡你嗎?」
 
  「當然!」蘇沐熙大聲叫,回應很快……代表懷疑。
 
  嗯,果然有猜忌。「是你喜歡他多,還是他喜歡你多呢?」
 
  蘇沐熙皺皺小眉,「有差嗎?」
 
  唐湘昔唬小孩無壓力,「當然。」
 
  蘇沐熙立刻不甘示弱:「我喜歡得比較多!」
 
  嗯,唐家人傲氣,什麼都不想輸。
 
  可是孩子,你懂不懂什麼叫先愛上的就輸了?
 
  唐湘昔刻意不講,道:「你喜歡比較多,但你在這兒鬧脾氣,不見人?」他嗤,隨後想想自己也差不多……逃避逃了一年,逃到差點沒命,真是啊哈哈哈哈……五十步笑百步。
 
  「你看我跟你舅舅,哪次吵架超過一星期?」大概一小時他就主動拎鍵盤敲門了。
 
  嘗受過相別多年滋味,如今他是當真不捨再揮霍分秒,糟蹋在不愉快的事上。
 
  蘇沐熙嗤,「還不是我舅舅脾氣好。」
 
  嗯,不分青紅皂白,無條件袒護想袒護的人,一樣唐家人。「是,你舅舅脾氣好,我脾氣差,但每回主動破冰都是我,因為我一想到他不開心就整個人不好……想像一下你威爾斯哥哥,你一禮拜沒理他,他一定很難過啊很歡樂啊……不是,你希望這樣?」
 
  蘇沐熙呶呶嘴,憋了很久,才咩咩道:「威爾斯哥哥……跟女生親親。」
 
  哎唷,小崽子吃醋了?唐湘昔獅軀一震,八卦魂熊熊燃起,誰教西雅圖平和得要命,連鄉民都理性?他正想詳細希望,不料聽蘇沐熙道:「明明是我先說喜歡那個姊姊的。」
 
  ……嗯?
 
  「那姊姊很漂亮、很溫柔,眼睛是藍色的,跟威爾斯哥哥一樣,還常常做餅乾給我吃……」
 
  「等等等等。」唐湘昔打斷,「你才十歲好嗎?」你老子(?)我破處好歹有滿十六歲,沒給人困擾!!(遠遠躺槍的杜小弟表示:……)
 
  蘇沐熙瞪他,「這跟年齡又沒關係!你十二歲,我舅舅才剛出生!」
 
  「……」他能不能直接把人扔路邊了,抑或塞給哪裡的人蛇集團隨便賣不用找?「所以……你喜歡那姊姊,但威爾斯也喜歡她?」
 
  「我不知道。」說到這兒,蘇沐熙苦了一張小臉。「威爾斯哥哥說那姊姊喜歡他,所以試試看無妨。」
 
   蘇沐熙一臉糾結,明顯不痛快,他望向獅子。「大人的感情,是可以『試試看』的嗎?」
 
  其實他很矛盾,又迷茫,不理會威爾斯並不純然是生氣,而是單純不知道正確答案,不曉得應該如何應對。
 
  蘇沐熙眼睛睜大,睞著他,隱隱潛藏依賴。唐湘昔頓時有種狼狽的無措感,偶爾他被兔子這般注視,也有同樣感受。實在是太過純真,又太死心眼,說一不二,幾乎沒有模糊地帶。
 
  這是蘇家人。
 
  能夠喜歡上這樣的人,並且被喜歡,無疑是一件極其可望不可求的事,因為他會毫無保留愛你甚至勝於自己,然而當想法不同步,就會很致命。愛情並非你來我往可交易的東西,真心換真心?笑話,當我愛你,虛情假意都是真;當不愛你,再真心亦如糞。
 
  他難得疼惜地揉了揉孩子的頭,身為火裡來浪裡回的大人,應該教導他保護自己,不要過於坦然,但……「其實是不應該的,可是……」
 
  「可是?」
 
  感情事難如人意,誰夠幸運,能一眼便找到前世今生的伴侶?許多人瞎子摸象,憑空想像,再摸著石頭小心翼翼過河,一不小心滑了跤,只能認命,一身濕透,慌張逃上另一張雙人床,也不管床鋪究竟夠不夠軟合不合適,僅求暫避,先暖暖身。
 
  這樣的人生,他過了三十六年,不能說全然不好,可對比現今,總是少了幾分滋味。
 
  「沒有可是,就這樣。」唐湘昔直接下結論,有蘇家一半血緣的孩子,他不想他變得跟唐家人一般。「如果你覺得那是不好、不對的,就堅持,不要做出同樣的事。」
 
  蘇沐熙想了想,繼而慎重點頭。「嗯。」
 
 
 
--
這回寫得很開心~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