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為何突然改版……(不習慣)
  • 7518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寵逆Ⅱ》01#〈日日是好日〉下

  威爾斯抱小熙下車,蘇砌恆不傻,曉得一切根本源頭在哪兒,他難得肅穆喚:「蘇沐熙。」
 
  蘇小熙:「啊?」
 
  他一把拉過唐湘昔,讓他躲不了,站在自己旁邊,道:「他是舅舅男朋友,舅舅很確定,這輩子是他,不會換,你不喜歡我也沒辦法……對不起。」
 
  小熙怔怔,他尚小,還無法理解何謂深刻情感,深刻到難言分離,可他在舅舅的表情、語氣裡,感受到跟從前不一樣的東西。
 
  直到很久他才明白,那是當人面對一份炙烈感情,一種飛蛾撲火乃至於奮不顧身的決絕。
 
  當他恍恍明白時,卻亦身在此山中。
 
  蘇砌恆同樣對威爾斯道:「對不起,也謝謝你的關心。」
 
  他姓蘇,但沒那麼蘇,威爾斯關心他,是真心實意的,屬於一種家人的關懷,裡頭並無摻雜其他情感,他分辨得出來。
 
  威爾斯沉默著,隨後坦然一笑,摸了摸佁成石雕的蘇沐熙。「你舅舅不喜歡我,我盡力了,小熙不會怪我吧?」
 
  蘇沐熙抬眼,看見威爾斯哥哥流露些許傷心的藍眸,心頭一悸,哪兒捨得再苛責?「不是威爾斯哥哥的錯,是……是……」他瞟了眼舅舅,終於糯糯承認:「是我不好……」
 
  他喜歡威爾斯哥哥,不想和他分開,儘管威爾斯哥哥保證往後他們還是可以靠通訊軟體聯繫往來,有空小熙也可以隨時回去,可是……分開就是分開了呀,就像他跟以前同學,再沒聯絡,所以他用小小的腦袋想,拚命地想,如果成為真正的家人,是不是就沒這個問題了呢?
 
  結果竟使得舅舅生氣、威爾斯哥哥傷心了……「對不起,都是小熙不好……」
 
  他抱住威爾斯哥哥的腰,把臉埋在裡頭,默默藏起因離別而生的小眼淚。
 
  這小祖宗啊……唐湘昔歎,在不肯輕易示懦上,倒是真真切切遺傳了唐家。
 
  威爾斯輕哄,「沒關係,有小熙安慰我就好了……」
 
  ……
 
  看到這兒,唐湘昔總算得以緩過勁來,尤其當威爾斯抱著孩子一通安撫,柔話百說,不忘給他奉上一記抱歉眼神時。這小鬼真能搞事!搞得他一顆心噗通噗通得亂跳,煩惱還忘不掉,氣死人。
 
  他決定甩掉這兩頭混犢子,拉著蘇砌恆走。「真是……你剛說我是你什麼?」
 
  寶寶心裡苦,同樣需要安慰,蘇砌恆回過神來,有些話憑著一時氣氛一股腦說了,可要在講,就不是那麼容易。「你是火,你是風,你是織網的惡魔……」
 
  什麼跟什麼!唐湘昔氣呼呼,「別跟我唸歌詞。」
 
  蘇砌恆很配合:「那我用唱的?」
 
  唐湘昔:「……」
 
  「你是火,你是風,你是織網的惡魔;讓我做,燕尾蝶,擁抱最後的美夢……」嗯,真唱了。
 
  唐湘昔受不了,索性一把抱住他,直接用唇堵上那張惱人的嘴。
 
  可也就是這張嘴,方才那樣篤定,給了他不敢奢望的承諾。
 
  「吶,兔子,我知道你從不食言而肥,你說的……就是真的吧?」
 
  到底顧及孩子,唐湘昔沒太超過,吻得親暱卻不淫靡,蘇砌恆彎眉一笑,捧著男人的臉。
 
  「下次別再那樣。」
 
  「什麼?」
 
  「有苦往肚裡吞。」蘇砌恆:「『我不喜歡』。」
 
  四字咒語一出,佛擋殺佛、神擋殺神,縱使唐湘昔自詡上帝,也得立馬俯首稱臣。「……我盡量。」
 
  當初說好住在一起,就是為了雙方能夠在生活裡磨合,學習坦誠,可凡事終得一步一步來。蘇砌恆嘆氣,揉揉獅子鬃毛。「你不僅是最後的美夢。」
 
  唐湘昔:「?」
 
  讓我快樂、讓我痛,同時很感動。他無法擔保太久遠的將來,畢竟生命如浪,有進有退,可男人是他人生裡唯一僅有的光,堪稱教徒信奉的聖經,所以無論如何,他都會往他身邊撲去,不問身後。
 
  即便是他用半生疼愛的小熙反對,蘇砌恆也只能無奈,讓他接受。
 
  蝴蝶尋花,奼紫嫣紅裡,男人便是他所覓的那一朵。
 
  只因最初,他引他破繭。
 
  從此,成為他生命中最壯麗的記憶。
 
  斑斕華美。
 
  他輕輕道:「我說的,從來都是真的……」他對得起自己。
 
     ※
 
  東西不多,工人深具經驗,很快安置好,剩下便是打掃整理。
 
  唐湘昔原本連這都想雇人,他們悠悠閒閒曬太陽就好,是蘇砌恆反對。他喜歡布置自己的空間,慢一點亦無妨,那種一項一項歸類的滿足感,是無可取代的。
 
  而且這四年他來西雅圖所學其中一項,便是安排並享受生活,不再同往日得過且過。
 
  他想要未來,那便得從現在開始,打造基石。
 
  那才穩固。
 
  於是一行人動起來,掃地的掃地、拖地的拖地、擦窗的擦窗……蘇沐熙冷靜下來,覺得自己好像……虧了。原本是威爾斯哥哥說,住在一起,蘇砌恆看他就像看弟弟,不會有成效,所以他才勉為其難同意,想說忍耐一陣子就好,結果現在……
 
  蘇沐熙:「威爾斯哥哥,我感覺好像……沒偷到雞。」
 
  而且還沒米。
 
  對嗜吃米食的蘇沐熙來說,實在太殘忍,威爾斯不忍提醒,只道:「Mercy,距離會改變很多東西的。」
 
  蘇沐熙一震,下意識揪住威爾斯衣襬,眼神很惶。
 
  彷彿怕極了拋棄。
 
  威爾斯心疼摸摸他的臉,輕喟:「趕緊長大吧。」
 
 
 
  唐湘昔把事情順明了,著實忿忿,好個兔崽子,居然備了綠帽當喬遷禮,好在蘇砌恆半路截了沒真給他戴上。
 
  想想大兔子真好,懂得疼他,瞧著青年認真打理家園的身影,唐湘昔喜歡得不行,於是從院子另一頭過去,握住青年擦窗的手,偷了個吻。
 
  蘇砌恆:「!」
 
  「啊~~」蘇沐熙第一個反應過來,威爾斯哥哥還在難過,臭獅子居然……決鬥!他要決鬥!
 
  「好了好了。」威爾斯趕忙拉住爆走的小獅兔,往別處帶。
 
  蘇砌恆羞赧,有些難堪。「往後別在孩子面前……」
 
  唐湘昔:「為何不?多曬曬恩愛,早點讓他認清現實,省得不知又從哪兒塞個威爾森給我。」
 
  「噗。」
 
  提及威爾森,蘇砌恆很難不聯想電影《浩劫重生》裡,那顆堪稱第二男主的排球。「我有一顆排球……」
 
  「扔了。」
 
  連顆排球都不容,至於嗎?「我乾脆在你臉上畫個威爾森好了。」他現在手黑,不怕沒顏料可使。
 
  唐湘昔沉默了會,忽地攬住他。「如果有天……我真的成了你負擔,你就扔了吧。」
 
  蘇砌恆錯愕。
 
  隨後覺察男人這句話並非單純討寵,而是認真的,頓時有股火意上來。
 
  「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
 
  同富貴,卻不與他共患難,蘇砌恆欲掙,唐湘昔卻牢牢摁住他。「我不想……」他幾乎咬碎牙,連連深呼吸。「我不想你看到……」
 
  他躺病床,狼狽殘破的樣子。
 
  那他肯定恨不得能早些死亡。
 
  蘇砌恆反應過來,心情很複雜:有點生氣,又有點不忍,奇異的是竟摻雜了一絲欣慰。換做以前,男人定然吐露不出這般示弱言語。
 
  他只會想在心裡,默默實施。
 
  「你啊……」所有心緒揉合,最終化為一聲嘆息。「把手伸出來。」
 
  「?」唐湘昔莫名,可照辦。
 
  蘇砌恆掰掰他手指,僅令小指翹起,與自己打勾勾。「你知道勾小指由來嗎?」
 
  唐湘昔一臉莫名。
 
  蘇砌恆:「傳說有一個公主,她說只要有人伸出的手指跟她一樣,她就嫁給她,而有個王子恰好伸出小指,兩人就在一起了……」
 
  唐湘昔表情詭異:「公主喜歡娘娘腔?」
 
  蘇砌恆瞪他,到底要不要好好聽故事了?小熙都沒他纏。「後來爆發戰爭,王子出征,於是他們再度勾小指約定,王子一定會凱旋回來娶她。」
 
  可日復一日,不聞王子消息,即便歲月流逝,公主容顏漸老,依舊痴痴等待,然在她終於決心放棄時,一個乞丐出現,與公主相互勾住小指,原來王子活著,襤褸回來,履行諾言。
 
  然而,那卻是王子的魂魄。
 
  最後,公主找到王子屍體,以毒殉情,死時二人小指相勾,表示他們均守住約定,不離不棄。
 
  這是他看一部電影看來的,不知真假,可依舊觸動,於是當作床邊故事講給小熙聽,甚至不忘教導:不是認真的,就不能輕易與人勾小指。
 
  蘇砌恆告訴小熙:「違背的人,要吞下一千根針喔。」
 
  小熙嚇到,同時學習到承諾如此重要的東西,不可輕予。
 
  一旦賦予了,咬碎牙,魂飛湮滅,都得認下。
 
  「我不輕易扔下你,你也別要我這麼做好嗎?」
 
  唐湘昔始終沒回話,但蘇砌恆感覺兩人相連的手晃了一下。
 
  他淡淡笑了。
 
  「多想想我們『未來』的生活……一切很美好,不是嗎?」
 
  「……嗯。」唐湘昔:「只是太幸福了,有時候……」
 
  像夢。
 
  怕哪日醒來,始終孤枕,而青年依舊厭憎他。
 
  男人這般患得患失,蘇砌恆有點想笑,可忍住。「沒事,或者你捏捏自己的臉?」
 
  唐湘昔哭笑不得地瞪他,沒真幹這蠢事,可跟青年勾在一起的手,加了些力道,略教人疼。
 
  總歸,不是夢。
 
  遷入新居第一天,在日光奕奕下,他們做了一個約定。
 
  美好是因為克服美好的恐懼,美好是因為無視美好的逝去。
 
  那麼,日日即好日。
 
 
 
〈日日是好日〉完
 
--
電影是「我的野蠻女友」。
第一天連載,三更,往後就是一日一更了XD(當然,有時候看心情)
預購相關,請洽https://www.facebook.com/xiayen/
2016.09.05 20:00準時開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