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為何突然改版……(不習慣)
  • 7518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走錯路II之蜜月》08#健身記 上

   喬可南喜歡看電視。
 
  他不看綜藝節目,也少看新聞,基本都看戲劇或類戲劇和電影,以及球賽。
 
  網球、足球、游泳、滑冰、體操……反正有一群男人、一身健軀,穿緊身衣在場上奔來奔去、扭來扭去的,他就看。
 
  人在看電視、電影時總會忍不住嫌嘴巴空,想拿東西填塞,於是聯賽期間,喬可南買了一堆零食啤酒,尤其陸洐之住外頭不回家時,更加恣意,索性晚餐不吃,直接拿餅乾汽水爆米花取代。
 
  結果就是陸洐之回來,把人抱在懷裡又親又捏又揉一番後。「……寶貝,你胖了。」
 
  喬可南暈呼呼。「蛤?」
 
  陸洐之立刻抱起他,果然,沉手許多。「去秤秤。」
 
  喬可南:「……」
 
  點點點之餘,還是去秤,出來結果連他自己都傻眼:幹,五公斤,整整五公斤啊!他若是頭豬,都能多賣四百多元了。
 
  他轉頭看男人面色,完了,超不高興的。「噯,最近你不在家,我吃得比較隨便……」
 
  陸洐之音色沉窒。「隨便到吃出五公斤?」
 
  喬可南扁扁嘴,無言以對,乾脆放大絕:「怎樣,我胖不行嗎?我胖你就不愛我了嗎?你的愛原來如此淺薄……嗚嗚嗚,我再也不相信愛情了。」他菊花黑上身。
 
  陸洐之嘆口氣。「過來。」
 
  喬可南扭頭。「不要。」
 
  陸洐之眼神兇殘。「過來。」
 
  喬可南摸摸鼻子,立刻乖乖過去。
 
  陸洐之拉他到沙發上坐下,兩人面對面,一副促膝長談的態勢。「寶貝,我要跟你過一輩子,就算你胖了醜了老了,我也會跟你過一輩子,這絕對不會改變。」
 
  「……」喬可南有點感動。
 
  畢竟在同志圈……甚或異性戀的世界裡,能聽見另一方如此肯定且鄭重說出一輩子三個字,很難不震動人。
 
  何況那人是陸洐之。
 
  做不到的,他從不打誑語。
 
  「但是──」陸洐之眼一瞇,瞟過桌几上散落的零食,再度開口。「我希望我們的一輩子,是和諧的,雙方都滿意的。你會希望我操你的時候,肥胖的肚腩頂著你唧唧?」
 
  喬可南想像了一下那畫面,十分惡寒。
 
  這世上喜歡胖子受或胖子攻的人一定有,這是個人喜好,可他不是。他有自信跟陸洐之說的一樣,他胖了醜了老了都愛他,畢竟他們一同走過這許多,可談到情趣,那決計是另一回事。
 
  他真的不想被大肚子頂唧唧啊……
 
  陸洐之從他掙扎表情看出答案。哼,開玩笑,跟哥耍心眼?「我會一輩子保持這身材,讓你想看腹肌就有腹肌,但相對的,也請你維持自己,我們互相要求,體諒對方,共同維護最好的生活品質,agree?」
 
  喬可南含淚點頭。「Agree. 」
 
  陸洐之拿出一張名片。「很好,明天下班,你就去這間健身房,我會提前跟他們知會一聲,費用也會幫你付好。」
 
  喬可南欲哭無淚,只能同意。
 
 
 
  夫妻相處有諸多困難,夫夫相處亦然。
 
  喬可南累了一天,回家只想當電視機前的馬鈴薯,如今被迫去健身房運動……好吧,不完全是被逼的,他死活不去,陸洐之也不能怎樣,最多像之前那樣,把他三公斤……操瘦。
 
  兩人交往本就互相,倘若每個人都想「你憑什麼?」、「我為什麼?」,那日子也不用過下去了,自己跟左右手最沒爭議、最愉快。
 
  不過,理智歸理智,情緒歸情緒,生理歸生理。他汲著疲懶走進健身中心,填寫個人資料,在待客處等候,不久,有個男人便帶著他的個人資料出現:「你好,喬先生嗎?我是你未來的健身顧問,我叫Alex。」
 
  男人相貌端正,頭髮整齊,穿著緊身背心和運動褲,體態畢露。他並不雄壯,而是精瘦的完美倒三角,胸肌腹肌一應俱全,足夠同志大飽眼福,甚至可說是喬可南欣賞類型,可他就是覺得哪裡怪怪的。
 
  對方友好坐下來。「你是陸先生的……朋友?」
 
  不知為何,喬可南危機意識有點爆棚。「男友。」他毫不猶豫冒出這句,順便把左手擱桌上,宣示意思不要太明顯。
 
  戒指扎眼,Alex明顯愣了一下,隨後恢復業務笑容。「哦,陸先生確實是一位很有魅力的伴侶……我看看,你主要想進行的是哪方面?肌肉雕塑?體態加強?」
 
  喬可南:「都要。」
 
  對方:「噯?」
 
  喬可南驟然燃起熊熊一把火。「能來的全都來。」
 
  Alex:「……」
 
  反正錢是陸洐之付,不過,要參與全部課程基本不可能,時間體力皆不允許,Alex便建議他每種都嘗試看看,再挑幾個喜歡、上手的來做。
 
  喬可南儘管胖了,但體型猶在,僅是皮膚變得更軟潤;他花了三天參與各種課程,最後決定專注游泳跟TRX。
 
  TRX稱為核心肌群訓練,是利用一種懸吊系統,靠兩條彈力繩及自身力量,鍛鍊全身肌肉,很吃體力的運動。教練建議他可分上下半身來做。「這樣下半身可以鍛鍊得更緊實。」
 
  喬可南心想:很好,緊實,緊死你。
 
  隔了三天,男人總算完整了結手邊案件,見喬可南回家,不禁問:「如何?」
 
  喬可南:「很好啊,很有趣。」
 
  陸洐之鬆口氣,他就怕喬可南反彈,嫌累、怕麻煩。不過據Alex回報,他目前似乎挺……熱衷的?
 
  「那你持之以恆。」
 
  喬可南哼一聲。「Alex說,按我目前的飲食跟運動量,瘦五公斤至少需要三個月時間。」
 
  陸洐之算了算。「差不多。」
 
  喬可南:「在我瘦掉這五公斤前,我們不做愛。」
 
  陸洐之瞪眼。「為什麼?!」
 
  喬可南走近沙發,彎身抱住陸洐之脖子,柔蜜親了他額頭一下。「親愛的,我希望給你最好的生活品質,我們互相要求、相互體諒,嗯哼?」
 
  「……」
 
  陸洐之怔怔看喬可南親完自己後扭扭腰走掉。
 
  故意的!決計故意的!
 
  他是不是拿石頭砸了自己的腳?是不是?
 
 
 
  運動這種事,就是一開始很痛苦,但若養成習慣,身體不動動反而不對勁。
 
  他早上游泳,晚上做TRX再泡澡,每天睡得跟死豬一樣,何況他是駱駝,久久不做愛不會死,陸洐之就是想勾他一下,褲子還沒脫人就打鼾,搖半天不醒,索性訕訕算了。
 
  憋了半個月,是佛都要憋出火,他忍不住LINE給Alex:「你到底安排了什麼課程給他?」
 
  Alex回:「游泳跟TRX,是他自己選的。」
 
  後者……那是啥?不重要。但游泳?「他穿什麼泳褲?」
 
  Alex:「蛤?」
 
  但蛤完似乎領會,傳了一串點點點。
 
  陸洐之下床去翻喬可南的運動袋,裡頭只有毛巾跟換洗衣物,他塞回,跑去搖喬可南。「醒醒!」
 
  「蛤?什麼?地震?」喬可南迷迷糊糊,應了一下,撇頭又要睡,陸洐之揪住他下巴,不讓睡。
 
  「你穿什麼泳褲?」
 
  喬可南莫名其妙。「泳褲?就泳褲啊……泳褲……呼啊……」
 
  「三角?四角?長的短的?別睡……該死,別睡!」可惜無用,喬可南打定主意睡到天荒地老,除非把人揪起來往床下摔。陸洐之抓心撓肝的,跑回去問Alex:「他到底穿什麼樣式的泳褲?!」
 
  Alex在彼端簡直快笑成瘋子。「這麼在意,何不明天過來看看?」
 
  陸洐之:「……」
 
  Alex:「他真的又努力又可愛……哪天你不要,讓給我吧。」他跟陸洐之都是一,純的,所以沒搭上過,交情單純,從前荒唐時也常交換床伴──當然全是自願的。
 
  玩玩嘛,開心最重要。
 
  陸洐之只回一句:「你等著我去你墳前上香。」
 
 
 
  隔天一起床,喬可南還在撒尿,陸洐之推門進來,劈頭問:「你穿什麼款式的泳褲?」
 
  喬可南嚇得差點漏尿,趕緊放完,洗手刷牙;他滿嘴泡泡,看著男人眼下深淵,貌似一晚沒睡好。
 
  「怎,我打呼吵到你了?」
 
  陸洐之快抓狂,上前搖他肩膀。「回答問題!」
 
  呼嚕呼嚕,喬可南沖掉牙膏沫後說:「四角的。」
 
  陸洐之大為鬆氣,他就怕青年穿三角,大好風光全給人看。
 
  但想想不對。「長的短的?」
 
  喬可南黑線。「短的。」
 
  陸洐之:「多短?」
 
  「……」喬可南:「你是封建時代的家長嗎?」管女兒裙子多短、頭髮多長、幾點回來。
 
  陸洐之:「把游泳課程退了。」
 
  搞屁啊!喬可南甩毛巾,怒:「叫我去運動減肥的人是你,現在又叫我退,是怎樣,你想打架是不是?!」
 
  陸洐之:「你可以不游泳……」
 
  喬可南:「我他媽不游泳,我練瑜珈行了吧?!穿他媽緊身衣做特技動作,唧唧形狀全他媽給人家看如何?你有病啊?!裡頭一堆人跟我一樣,統統激突,突奶頭突唧唧,跑步時還在褲子裡一甩一甩,三溫暖大家裸裎相見,給人看一眼又怎了?!我還不是看了別人的!」
 
  陸洐之反應很大:「你看了別人的?!」
 
  「幹,人就這麼晃過我眼前,難不成我自戳雙目啊?你敢說你都沒去看?那Alex我看身材好得不得了,不就是你追求的『生活品質』?!」
 
  天外飛來世姦情,陸洐之忙澄清:「我們沒一腿!」
 
  「啊不就好棒棒?」喬可南白眼:「當我白痴啊?那是因為你們不對號!」
 
  「你怎會知道?!」陸洐之驚,「難不成……」
 
  「難不成,我去你個金日成!」喬可南氣不過,開冷水沖他頭。「把你骯髒的腦袋清一清!人家怕我誤會,早就說了──」
 
  吭哧吭哧,夫夫倆一早在浴室裡吵架,吵得餘音繞樑、耳朵生疼。陸洐之一身濕,尤其狼狽,他也曉得自己發作過頭,但就無法冷靜,他對喬可南太在乎,在乎得患得患失,失去了曾有風度。
 
  偏偏喬可南鐵了心要跟他抗,出門前還刻意道:「我去游泳了。」
 
  陸洐之惱得很,卻又無可奈何,喬可南乖順時候像綿羊,反抗起來簡直像暴走的草泥馬。他只好說了句:「過來。」
 
  喬可南不理他。
 
  陸洐之口吻疲憊。「連這都不聽哥的了?」
 
  喬可南這人就是你來硬的,他鐵定跟你拗到底,看誰狠過誰;可對方一示弱,他就不行了,兵潰如山倒。他沒好氣走過去:「幹麼啦?!」
 
  陸洐之給他一枚出門吻。「路上小心。」
 
  喬可南心有點虛。他剛剛……是不是太兇狠了一點?
 
  陸洐之見他鬆動了些,打鐵趁熱。「泳褲……換五分的。」
 
  喬可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