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為何突然改版……(不習慣)
  • 7518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寵溺 End.

  聖誕節當日,下午三點。
 
  唐湘昔膩完了人,依依不捨把人送回,再去機場接大哥一家。
 
  將近一年多沒實際見面,唐湘芝為弟弟的變化稱奇,差點兒沒認出他,何謂春風得意、笑得滿臉開花,眼前即是最佳範例。唐湘芝甚至道:「在你哥面前就別裝了。」他可沒忘自己離家前,弟弟周身氣場多暴戾,沒出現反社會人格已經是不幸中大幸。
 
  唐湘昔點點點,著實有些不堪面對自己大哥究竟怎看他的,何況他拋命那一年,大哥沒少幫勸過。
 
  他轉移話題:「喲~小不點轉眼這麼大了。」唐沐康五歲了,差不多跟當年蘇沐熙一般大,也不知是否湊巧,兄弟倆剛好湊成了個康熙。
 
  可和蘇沐熙的過人智力與早熟不同,唐沐康有先天智能障礙,大抵和他歷經難產有關。但無所謂,唐湘芝脫離唐家,名下仍有足夠財產夠兒子揮霍。「我打算放孩子自己琢磨,找個他喜歡的興趣,健健康康,單純無憂過一生。」
 
  兄弟倆提及此話題難免戚戚焉,從前他們別無選擇,被迫爭氣,現在誰都海闊天空,遺憾再不傳承下一代。羅穎前陣子跟唐湘昔通電話還問:「我看有個劇本挺適合你的,要不試著演演看?」
 
  唐湘昔:「什麼角色?」
 
  羅穎:「一個想死卻不敢死只好買通殺手殺死自己的神經病。」
 
  唐湘昔:「……」真 親媽啊!
 
  羅穎這廂拐著彎報復兒子,唐湘昔卻正經道:「媽,之前是我不懂事,讓妳擔心了。」
 
  電話那頭沉凝許久,羅穎語調警戒:「你哪來的?何時穿到我兒子身上?我兒子的靈魂呢?」
 
  唐湘昔再度無語,把小時那些雞毛蒜皮狗屁倒灶的事統統翻了個遍,總算讓母親暫時相信這個兒子是原裝的。「過年那時我會回去,屆時給您鑑定,行不?」
 
  羅穎:「是啊是啊,真該看看,誰知你是不是連他記憶都繼承了……哼。」
 
  「……」母親想像力豐富,唐湘昔繞過這一樁。「還有另個人,我也想讓妳看看。」
 
  至於蘇沐熙,他打算當作自個兒兒子了,估計屆時可能又得跪祠堂,光想及就膝蓋發脆。
 
  尤其人在幸福中對痛苦的承受力是極低的,不若先前跪死都不怕。「本家我就不帶他過去了。」
 
  羅穎大概曉得是哪個人,管他男女,能收拾得兒子這般妥當,能不滿意麼?「我從前以為你爸妻奴的美好傳統到你大哥就沒剩了,不料你是隱藏版的……去本家我也不贊同,封歲完就回咱們家過吧。」
 
  封歲是唐家傳統之一,過年期間,男子俱得鎮守祖宅,準備祭祀。唐湘昔過去再厭煩亦避不過,不過今次倒有不同想法。
 
  他得感激老爺子死前慧眼,讓所有人均得到他想要的。
 
  至於本家,並非蘇砌恆上不了檯面,他們純粹已經跟本家越離越遠。唐湘芝脫離決策核心,天演、唐藝屬於唐湘昔,唐家僅佔一點股份,若非唐湘罭堅持古紀,三節必聚,說實話是不怎想理了。尤其唐湘罭他爸媽,那可是極品,帶人回去?等他們死了再說吧,他可不打算再委屈愛人分毫。
 
  唐湘芝偕同家人在西雅圖過了一週,計畫去阿拉斯加看極光,唐湘昔望著哥哥從未有過的精神,心裡歉疚減少許多。唐湘芝亦曉得他這弟弟死心眼,離別前不忘開導:「你做的事本質上雖不對,但終歸對所有人都算好的,所謂結果好最重要,別掛在心上了,你哥我現在日子很開心。」
 
  唐湘昔:「……哥你這心都偏胳肢窩去了。」結果好,可曾經傷害,哪能說沒就沒?
 
  「你是我弟,我不偏心你偏心誰?」唐湘芝倒一副理所當然。「小九也一樣,唐家沒人怪你了。」
 
  唐湘昔苦笑,搞半天,所有人都看很開,獨他一人傻子般揣著,真心何苦?
 
  唐湘昔越來越覺自己前半生恍若一夢,他大哥假設真得了位又如何?他安安分分結婚生子,灌輸扭曲觀念,下一代為錢為權,繼續纏鬥,怨念生生不息……光揣想便教人不寒而慄。
 
  好在,他還有選擇後半生的機會。
 
  離別之際兄弟擁抱,唐湘芝:「不管你愛男愛女,你都是我弟弟,我只希望你開心,不孤單。」
 
  唐湘昔頓時熱了眼,在龐大家族的陰謀陽謀下,他哥那份純善始終未變。他從前難免埋怨大哥太認死理,又在乎什麼旁枝親情,現在明白他才是對的。
 
  他說:「一路順風。」
 
  唐湘芝:「一切順心。」
 
  唐湘昔收下祝福,看著大哥一家走入海關,他吁氣,發LINE給蘇砌恆:「我想你了。」
 
  又特別故意,找出一個賣萌的顏文字傳過去:「( / ̄3)/~L.O.V.E.
 
  蘇砌恆已讀不回,他對情話一向無招架力,更找不出話回覆,索性沉默,可唐湘昔能想像他在手機彼端又錯愕又羞窘如遭雷劈的樣子。
 
  「今年過年隨我回臺灣一趟吧,我也該給你爸媽拈個香。」
 
  那兒終於回了:「是咱爸咱媽。」
 
  唐湘昔勾唇,他喜歡兔子把他當家人。誰說獅子跟兔子不能同一窩生活的?他們這兒就是活生生實例。「那你願不願意順道見見我們另一對父母?」
 
  那兒安靜了晌,唐湘昔屏息以待,總算看見回覆:「那小熙怎辦?」
 
  「你不介意,就說是我兒子,畢竟他長開了,現在跟我越來越像……」這事他跟蘇砌恆早談過,畢竟唐家血緣不是假的,而天演、唐藝確實需要繼承人。小鬼若志不在此,他屬意逼管叔生個老來子,不過蘇沐熙聽聞之後只問:「那我會很有錢嗎?」
 
  唐湘昔:「會非常非常有錢。」
 
  蘇沐熙:「那我能幹掉你嗎?」
 
  「……」唐湘昔原本要掄拳揍人,隨後想想,挑釁一笑,「辦得到的話,我還能提早讓位給你。」然後就帶老婆逍逍遙遙過兩人世界啦~啦啦啦~~
 
  心理上尚不是唐湘昔對手的蘇沐熙,就老實上了這個當,開始琢磨怎樣把男人從高位上踢下,從此無臉纏他舅舅……
 
  蘇砌恆徹底沒了帶孩子認父打算,不過蘇沐熙有意接班,必須得跟唐家人碰碰臉,所以對男人做法未置可否。反正嘴上講講,真要收養,他是不會點頭的,唐湘昔也不打算觸他逆鱗。
 
  「你家人能接受?」現在不是古代,可以接受兄妹姊弟服侍一人,同睡兩姊弟可說是極大醜聞了。
 
  大哥那兒不好辦,畢竟兔子打草驚蛇過,所以短期內不會讓兩方碰面,反正一字曰:「拖」,還好大哥現在也不在臺灣了。唐湘昔裝大度。「了不起再跪次祠堂。」
 
  蘇砌恆立刻抓到他文字裡的機關。「再?」──自從交往,兔子媲美柯南,生活裡一點蛛絲馬跡都不肯放過,畢竟分別四年,男人歷經過什麼,他總模糊,帶過,不肯清楚交代。
 
  反正未來有得是時間,他慢慢扒。
 
  「沒事沒事,我小時皮,常被我媽拎去跪。那時『還珠格格』正流行,我還給自個兒做了個『跪得容易』……」兩人在LINE上你來我往閒侃著,往阿拉斯加航班啟動,唐湘昔抬頭望著機身逐漸遠去,靈魂裡彷彿有什麼也跟著咻地飛走了,很輕鬆。
 
  天氣很好,西雅圖的冬天難得沒下雨,他收回目光,走出機場。儘管出了太陽,可寒風仍勁,他故意可憐巴巴寫:「天氣冷,怕是要感冒了。」
 
  蘇砌恆:「快回來吧,給你燉了雞湯呢。」
 
  唐湘昔耍賴,「我想喝薑湯。」
 
  蘇砌恆:「好,雞湯給你做粥,薑湯給你暖胃。」
 
  唐湘昔笑,其實壓根兒不必這麼麻煩,光這兩句就足以令他抵禦寒冷,渾身發熱發暖。
 
  他這寵物,從前逆他,現在溺他……噢,不是寵物了,唐湘昔揣揣口袋裡的物件,這是請他哥特別從香港替他拿來的。廣告商行銷成功,一個男人用身分證僅能訂一次的戒指,現在在他口袋裡。他不曉得兔子會有什麼反應……不會被嚇跑吧?
 
  他忖度,發動車子,離農曆過年還有差不多一個月,蘇砌恆的房東也回來了,他們可以談談同居的事、蜜月的事……喔,最重要是求婚的事。他後座塞滿氣球,全是跟大哥一家一塊兒弄的,大哥還為此被大嫂「青」了好幾眼,怨怨道:「他當初壓根兒沒求過婚!」
 
  唐湘芝裝耳聾,「哎呀,康康好棒,氣球吹好大~」
 
  他們夫妻從前企業聯姻,雙方性格都實務,沒求婚一說,一切順其自然。如今相處出感情,大哥也跟他一樣訂製了戒指;這次阿拉斯加之行,亦準備一番。兄弟倆還趁嫂子不在,相互預演,不知情者若看見,還以為他們要搞兄弟配了。
 
  ……
 
  唐湘昔:「我要回去了。」
 
  蘇砌恆:「那我去你家等你。」
 
  簡單一句話,撩得人心怦怦,唐湘昔深呼吸,做好種種準備,收起手機,驅車上路。
 
  眼前道路坦蕩,陽光照耀,反射融雪上的冰,沿途一片璀璨。
 
  這一生,不管誰先回頭,他們再不錯過。
 
 
《全文完》
 
 
 
--
完結了XD(在一堆床戲之後XDXDXDXDXD
前面有增修部分懶得更了(因為都一段一段的),請見實體書~實體書目前購買管道為通販,寄賣店家有:月見草、三色貓書堂(均有現貨),還有就是我這邊→http://www.beclass.com/rid=173776e54c536cebb884
《寵逆》實體書,收錄未公開番外〈之後的二三事〉。大概是兔子跟獅子回台灣吧啦吧啦的(有H);CD小冊收錄夫夫一百問跟一篇短篇番外〈關於八塊肌〉(有小h),有需要的請自行參考囉!
不需要也沒關係,咱們下回(倘若有的話XD)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