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為何突然改版……(不習慣)
  • 7518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寵溺 16

  聖誕節當日,天氣很好,難得沒下雨,前夜下過一場小雪,但不至於妨礙通行。蘇砌恆提議兩人事前去超市採買,早上十點,待孩子離開,唐湘昔開車而至。
 
  蘇砌恆上車,思及今晚,他瞅了眼男人面龐,臉有些熱。
 
  儘管不是沒做過,可都四年了,男人尺寸大小他牢記在心,很難或忘。蘇砌恆實在不敢講自己這一禮拜半夜都在幹麼──他網購了一套菊花大神推薦的肛塞,從細到粗,一天換一個擴張,他真心覺這是他有生以來做過最瘋狂的事情,眼下最大那根還拴在他後洞裡,萬幸無人得見。
 
  最近的超市約莫三十分鐘車程,路上驀然一陣顛簸,蘇砌恆體內器具騷動,他輕輕「啊」了聲,低迴百轉,撩人心思,唐湘昔一陣悸動,直想罵靠。
 
  「怎麼?」
 
  蘇砌恆臉紅紅,「……沒事,你開車……穩一點。」
 
  他怎不穩了?唐湘昔莫名其妙,不過蘇砌恆都講了,他索性放慢速度,原本三十分車程拖成五十分,某方面來說還挺享受的。
 
  因為車速慢,他得以多了空檔偷覷兔子臉龐,他樣貌已不若從前纖細女氣,眼神裡自有一種舒慵,這是過去他所沒有的。因為放鬆,他嘴微微突起,想起上週那枚輕吻,唐湘昔騷動不已,也許……偷個吻是可以的吧?
 
  他不會吻得太深的,淺淺摩擦他的唇就好。
 
  起心動念,在青年解安全帶之際他試圖傾身,蘇砌恆愣了下,既然決定接受,便無抗拒,可體內異物引他害臊,下意識閃避,再回神時男人很漂亮地略過了他,單純解開安全帶,淡淡說了句:「走吧。」
 
  唐湘昔沒表現出沮喪,可內心當真有股陽痿感,兔子還是「不喜歡」。
 
  他想今晚大抵沒戲了,吃吃喝喝便是極限。
 
  算了,沒什麼不好。
 
  唐湘昔不是聖人,更非柳下惠,可先前兔子嚇他嚇得不輕,他不得不收斂了侵略的渴望,不敢逼他過頭。
 
  他吁口氣,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兩人漫步商場,提前進入老伴期,倒也沒有不好,然而在採買之際,蘇砌恆陡然揪揪他下襬:「噯,我們去那邊……」
 
  唐湘昔「?」,見青年手指藥妝區。
 
  商品琳瑯滿目,他以為青年要買維他命之類,很自然往那處去,蘇砌恆嘴張了張,說:「不是那個。」
 
  「你要買藥?家裡有人生病了?」
 
  蘇砌恆簡直沒話說了,深深領悟把人折騰成不解風情的傻蛋,對自己未來性福無益,乾脆直接把人推到另一個貨架面前,直言:「你挑一個吧。」
 
  唐湘昔:「……」
 
  不知為何人總愛在聖誕夜打砲,保險套架上的空蕩特別顯示了這點,一旁還有工讀生在補貨,姿態大方得……蘇砌恆臉紅搡他:「快點,我不知道你慣用的牌子……」
 
  正確來講,男人從前和他做,戴套比率極低,偶爾拿出來也是零散的擱在錢包或菸盒裡,而情況迷亂,他壓根兒無力注意品牌。蘇砌恆:「小熙他們過了彌撒就會回來,我沒時間清理身體……」
 
  到這時唐湘昔才真正意會,他不敢置信,彷彿聖誕節收到小禮盒,原本不期待,未料裡頭擱了只千萬鑽戒……他甚至感覺自己在夢裡,反應難得傻氣:「你認真的?」
 
  蘇砌恆不答反道:「你不是……很想嗎?」
 
  這回覆又有點澆熄了唐湘昔,他的確想,想得每日每夜近乎崩潰,唧唧都要擦破皮,問題青年呢?
 
  唐湘昔喉嚨發乾:「你……不喜歡。」
 
  他沒那麼遲鈍,過去青年對這方面的事多少有排拒,唐湘昔感知得到。他已不想從前模式再度上演,只要青年「不喜歡」,他就不會做。
 
  即便壓抑到內心瀕臨瘋狂亦然。
 
  「走吧。」
 
  他推推車,意欲離開,蘇砌恆怔忪,隨後意識到男人的糾結。他慾望那麼赤裸,蘇砌恆不認為他會真心不想,換作過去唐湘昔鐵定打蛇隨棍上,沒當場撲過來就不錯了,可他如今不再一意孤行,只顧自身妄念胡來。
 
  他想,人真的是會變的。
 
  過去唐湘昔改變了他,現在換他改變男人。蘇砌恆想及對方曾在FB上引用〈Better Man〉的歌詞,羅比威廉斯一直是他迷戀的歌手,他曾吸毒、頹廢、一言一行遭霉體大肆渲染文章……最終成了人們嘴裡的壞小子。可他始終純真,體現在他的創作裡,那麼那麼地渴望愛、成為更好的人,然後一路走來,面對自己的心。
 
  他們武裝自己,向世人表現不羈,實則稚如孩童,不擅表達……甚至,還有點兒笨拙,拉人仇恨。
 
  蘇砌恆心憐上前,自背後輕輕抱住男人。
 
  唐湘昔渾身一顫,恍若觸電。
 
  蘇砌恆:「我沒不喜歡。」
 
  不管是你,還是你帶給我那些飽含羞恥的歡愉。
 
  想想這樣表達或許不夠,尤其這段期間他已足夠認知男人的「障礙」──在談情說愛上。他嘆,「……我做了準備。」
 
  唐湘昔瞪目,「什麼?」
 
  「我們四年沒做,你那個……又挺大的,總之你趕緊挑一個,不想……就算了。」兔子雙頰紅通通,表達至此已夠露骨,實在沒勇氣陪男人挑擇保險套,或與他討論哪個好之類。
 
  蘇砌恆正欲逃往生鮮區,唐湘昔卻箍住他。
 
  他俯在青年耳際,啞聲說:「我慣用的牌子在家裡,不介意我等會繞過去取?」
 
  蘇兔子沒說話,當默認了。
 
  唐湘昔笑,趁人不注意偷吮他豔紅耳廓。「你說你做了準備,是什麼?我那根可大著,你確定你準備得夠……哼?」
 
  真是,給點顏色就開起染房來,兔子磨牙,一口咬在他手臂上,難得惡狠狠:「真讓我痛了,就沒下次了。」
 
  這話包含許多意味,不僅身體,包含心。他用四年的時間徹底建立一個新的自己,不再為過去牽掛,可也就這麼一次了。
 
  他溜走,唐湘昔好笑又心酸,開玩笑,哪敢呢!現在蘇砌恆妥妥是他祖宗,為著下半輩子「性福」著想,他憋死自己前也得先把人伺候爽了。
 
  蕭太陽曾嘲他小孬孬,直接把人幹老實,啥問題都沒了。他不否認最初曾那般想過,可慢慢地,他看著青年一點一點容許他接近,展露從前沒有過的自在,他就不忍心再同過去那般強硬逼迫,甚至於放縱青年,想他更加任性、更加肆意。
 
  唐湘昔曉得自己一貫驕傲,如今能為心愛之人擱下不必要的尊嚴,何其難為?他十分享受,甚而樂於其中,絲毫不疲,為己驕傲。
 
  子非魚安知魚樂?他的快樂,由他說了算。
 
  當然,還有隻兔子,他未來是喜是哀,統統由他說了算。
 
     ※
 
  他們自超市滿載而歸,有部分是唐湘昔為大哥一家備置,他得拿進去,遂問蘇砌恆:「要不要……進來喝杯茶?」
 
  他問得小心,畢竟蘇砌恆三個月來並無踏足他個人空間的意思,然而這回青年沒反對,他點點頭,已信賴男人不會做任何他「不喜歡」的事。
 
  屋宅很大,布置簡便,像整套配好只需人住進來,不過歷經三個多月,倒添了幾分生活感,甚至於透著不同於台灣豪宅的隨性。蘇砌恆盯著沙發上隨手扔置的外套,有點兒意外,男人從前可不是這樣的性子。
 
  唐湘昔泡了杯咖啡出來,見他睞著他的雜物直瞧,不由咳了聲。「一時沒空整理。」
 
  蘇砌恆笑,「又沒什麼。」
 
  他接過咖啡,喝起來甜度剛好,有些意外。先前他們一齊喝過西雅圖的星巴克創始店,蘇砌恆口味偏甜、偏淡,與其說是喝咖啡,不如說是喝咖啡甜水,男人當時皺眉,笑了他兩句,擺明頗嫌棄的樣子,未料竟記了住。
 
  蘇砌恆吁氣,許多細節上改變往往只有當事人了然於心,他們才是真正痛過的人,所以唯願珍惜。他喜歡看唐湘昔放鬆,不再總是苦大仇深,甚至仰賴藥物,他還是抽菸,但越來越少,他曉得自己一句話能令他戒,可蘇砌恆並不打算硬行改變他。
 
  或許有天當唐湘昔想與他相守久點,就會自個兒乖乖養生了。
 
  男人原本讓他等在客廳,但分別不過三分鐘就覺孤寂,尤其房子大,感受更明顯,蘇砌恆難得反客為主,跟著走進唐湘昔臥室,看見他正對一床的保險套皺眉苦思。
 
  這畫面太點點,蘇砌恆無語敲了兩下門,唐湘昔一驚,欲遮擋已來不及。
 
  蘇砌恆上前,徹底噎著:草莓味、柑橘味、葡萄、薄荷、玫瑰……螺旋、顆粒,應有盡有,難怪超市賣的普通款男人看都不看,搞半天自己就夠當批發商!「你何時買這麼多……」
 
  既然被發現,唐湘昔索性坦然:「看見合適的就買了。」
 
  「……」
 
 
 
--
答應的多更,這一段期間謝謝大家不離不棄,〈寵溺〉後半的情節,會在書裡有小小修整,網路就懶得更新了(畢竟要轉的應該都轉了),說好的H一定會寫,大概等正文全部連載PO上來,接著看剛剛好,謝謝妳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