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為何突然改版……(不習慣)
  • 7518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寵溺 07

  「噯?」蘇沐熙過來,看見唐湘昔,小臉瞬間一僵,「你怎會在這裡?」
 
  「好久不見。」唐湘昔態度平常,孩子大了,五官長開一些,融合了蘇家人的溫善及羅家人的眉眼,若他一早在唐家,家裡人應當都會喜歡這孩子的。
 
  可惜沒有如果。
 
  唐湘昔以前沒把他當小孩看過,現在更不會。「我來找你舅舅。」
 
  蘇沐熙抬頭望望,他對這個討人厭叔叔的心情很複雜,畢竟不可否認,他們擁有血緣關係,那像一種天生的烙印,想無視偏偏做不到無動於衷。
 
  蘇砌恆這兒就更複雜了,他有種想像男人展現自己教育成果的心態,讓他曉得離了台灣與唐家,他們依舊過得很好。
 
  他嘆,「威爾斯,你先帶小熙去後院好嗎?」
 
  威爾斯見兩人確實認識,便沒多說,牽著小熙的手離開,直到走遠蘇砌恆才聽見小熙失望嚷:「蘋果派……」然後就是威爾斯輕柔安撫的聲音……
 
  種種驚嚇,蘇砌恆總算拾神,他背灼燙,男人胸膛緊貼在後,他昨夜才發洩過,儘管知道不會,可他還是有點兒害怕被察覺。
 
  「我沒事。」他出聲,但唐湘昔沒有放手。
 
  唐湘昔突兀道:「你家小狼崽挺悍的。」
 
  「什麼小狼崽……」
 
  「你們在交往嗎?」
 
  唐湘昔在他耳邊忽然問了這句,熱氣拂臉,蘇砌恆懶得答,偏偏男人一副不甘休的樣子,只得隨便說說:「是又如何?」
 
  男人瞬間笑了,蘇砌恆莫名,「你笑什麼?」
 
  「你的道德觀不會允許你跟個半大孩子交往,何況……你被我抱在懷裡,他看的、關心的,全是你家那小鬼。」唐湘昔:「你最好注意一點。」
 
  「他們感情很好……」等等,這麼溫馨的事,為何到了唐湘昔嘴裡就變調了呢?「總之這是『我家』的事,不勞你費心。」
 
  唐湘昔「哼……」了聲,意味深長:「屆時別怪我沒提醒你。」
 
  蘇砌恆無語,懶得反駁他奇葩的腦迴路,直到手上紅腫褪得差不多了,男人才關水。
 
  唐湘昔嗅聞他身上氣味,青年全身有股糖霜及肉桂甜氣,盈盈襲鼻,他忍不住彎身想舔,又怕收不住勢,畢竟他已飢渴太久,唐湘昔壓抑得雙手顫抖,蘇砌恆明確意識到危險,僵在那兒,勉強才吐出一句:「……蘋果派。」
 
  「什麼?」
 
  「我要重做。」艱難表達完畢,蘇砌恆從男人懷裡脫開。
 
  唐湘昔沒阻攔,只說:「我幫你。」
 
  蘇砌恆露出很科幻的表情。
 
  繼而想想沒什麼,男人會下廚,而且廚藝不差。
 
  除了那盤義大利麵,男人還給他做過別的,味蕾誠實,他無法否定有些事情仍是好的,世上若任何事均能一翻兩瞪眼,又何來那些矯情而又矛盾的掙扎?
 
  唐湘昔:「蘋果派是吧。派皮呢?有剩嗎?」
 
  蘇砌恆:「你不必……」
 
  唐湘昔:「我本來就是來幫你的。」
 
  蘇砌恆:「……」
 
  男人態度平靜,開始問他調味品等東西擱哪裡,完全反客為主,蘇砌恆深呼吸,總算鼓起勇氣制止:「來者是客,你不需要做任何事。」
 
  他明確說出二人立場,唐湘昔停頓了一下,蘇砌恆本以為以他脾氣肯定發作,而男人手伸過來,他不覺倒退一步,抗拒意味明顯。
 
  唐湘昔心臟一酸,彷彿遭人擰了一把,他清楚知道,剛剛若非自己出言恫嚇,青年根本不會注意自己手傷,而以遣開他為第一優先。
 
  反之,自己橫在這兒,才使蘇砌恆無暇自顧。
 
  離開是最好的,這樣蘇砌恆才會專心照顧自己,就像前四年……一想到自己的存在給他的始終是麻煩,唐湘昔心酸得泡在檸檬汁裡,傳來陣陣刺痛,甚至難以呼吸。
 
  即便如此,依舊無法撒手,他想自己真夠可恨了。
 
  「妳這裡沾到糖粉了。」唐湘昔在他鼻尖處輕輕抹了一下,將上頭沾染的粉末取走,他動作很輕,輕得彷彿僅是羽毛掃過,又帶了電,竄及全身。
 
  蘇砌恆在一陣刺麻感中,望著男人走出廚房,陷入一陣迷霧裡,唐湘昔先前那番近乎表白的言語在胸腔震盪,那是他的謀策吧?又是一個教他卸下防心,隨之起舞任憑擺佈的方法?
 
  他不知道,可下意識已這般認定,而且越發堅決。
 
  蘇砌恆重新桿麵皮,望著那片米白色,放空了陣子。
 
  他自認除小熙外沒有任何能被男人看上及奪取的,但光這一樣就足夠他費心盡力去守護,他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與男人交惡,甚至給他錯覺,以為方式可行……
 
  他暗笑自己竟成了他最不屑的那種人,不得不讚嘆唐湘昔真是很會教,幾乎什麼都讓他會了,畢竟過去那樣受感情左右,看不清自我分量的人生,他已經不想再回去了。
 
  絕不。
 
 
 
  唐湘昔狼狽走出廚房,深吸口氣,再極為緩慢地吐出。
 
  鼻腔裡盡是蘋果及肉桂的甜甜馥郁香氣,青年仿若一盤美餐,從前他從不吝於享受,發洩慾望,此際因為貪心,身心均想囊括在手,不得不忍耐;近四年的禁慾生活彷彿未曾存在,藥物壓抑了性慾,可青年總能一下撩起他反應,即便只是一張單薄照片,亦然。
 
  他想,若能把地上的蘋果醬抹在對方體膚上,再行吻吮,肯定會是極度甜蜜的滋味。
 
  但終歸只能想,不能做。
 
  他壓抑如此艱辛,卻被避如蛇蠍,難免生了股委屈。
 
  唐湘昔抿唇,十分想吸菸,他前段時日戒了,不是刻意,僅是出國時沒帶夠,他又極挑牌;而他去的國家,不缺他那口煙,煙哨味就已極濃厚。
 
  每個人都為自我,理所當然傷害別人、利用別人。
 
  可也有人為了家人,甚至別人,犧牲自我。
 
  同樣是人,卻有這麼大不同。
 
  舊習難改,癮頭回來,尤其面對青年,過度無把握引他焦躁,唐湘昔摸著胸口,反覆掙扎,回神睇見蘇沐熙站在他前頭一小段距離處,恍若小獅子睬著大獅子內心OS:遲早有天幹掉你。
 
  那遺傳自羅家的小鳳眸盯著他,唐湘昔也不吝給他看,雙方大眼瞪小眼,像比誰先笑誰就輸了。
 
  兩人好似天生合不來,看在對方是大哥親生子、蘇砌恆外甥分上,他不會拿他怎樣,可也不會太溫柔對待他,愛屋及烏在他字典不存在,他愛一個人,就是全心全意對待那人,不含其他。
 
  何況他天生不喜小孩,一想到能從人生SOP:結婚生子第二胎第三胎……直到更年解脫,唐湘昔不禁感天謝地。
 
  蘇沐熙堅持:「我不會跟你走的。」
 
  「噗。」太好笑,導致唐湘昔真的噴笑出來。「誰說我是來帶你走的,哼?」
 
  蘇沐熙歪頭,眼露迷惑,四年前的詳情他不是非常清晰,只記得舅舅為了帶他走,費了不少心思心力。
 
  「自我感覺別太良好了。」唐湘昔嗤笑他,繼而轉身再往廚房走。既然他是「客人」,向主人討杯飲料「解渴」,也不是太過分的要求吧?
 
  蘇沐熙依舊不明白,可他叫住唐湘昔:「喂。」
 
  沒大沒小。唐湘昔挑眉,「這就是你舅舅的『教育』?」
 
  蘇沐熙磨牙,他果然最討厭這個壞叔叔了!「先生。」
 
  唐湘昔:「你該叫我叔叔。」
 
  蘇沐熙甜甜笑,叫得很刻意:「黍~叔~~」
 
  ……臭小鬼,根本是故意用喊老頭的語氣。唐湘昔回敬:「什麼事?小~鬼~頭~~」
 
  「……」蘇沐熙垂頭吶吶道:「你別傷害我舅舅。」
 
  唐湘昔一愣,這是蘇沐熙在他面前首度服軟,用一種……近乎乞求的方式說話。
 
  分明是唐家的孩子,又那樣優秀,應該有足夠的傲視資本。
 
  他胸口再度傳來微妙疼楚。天下所有他在乎的、與他有血緣關係的,統統把他當成了惡人,好似他的存在就是為了傷害,而最教人感到無力的,是他完全沒辦法否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