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為何突然改版……(不習慣)
  • 75186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寵溺 06

  晚餐時間。
 
  「蘇?你怎麼了?」
 
  「啊?」蘇砌恆抬臉,正對威爾斯憂心表情,他勉強笑笑,拿叉子撥弄盤裡的義大利麵說:「沒事,只是有點累了。」
 
  「那今天掃除的事我們來吧……Mercy會幫我的對吧?」威爾斯藍眸柔柔望向小熙,後者點點頭,很用力「嗯」了一聲。
 
  蘇砌恆確實累了,故沒拒絕,兩個孩子很懂事,他慶幸自己教育沒有差錯,無可令男人挑剔……他不敢說自己生活多完美,可相較從前,他更積極參與社區事務,不再把自己宅在家裡,他結交不少朋友,無論現實或網路,他與菊花大神仍有聯繫,菊花勸他該找個新男友了,省得太久沒洩,精液結塊。
 
  蘇砌恆點點點,略尷尬回:「我還是會定期自我處理的。」
 
  「那多空虛啊!」
 
  「至少安全。」這是他給自己的說詞,而且實際上他的性需求量非常的低,自慰到一半還會不小心睡著。適應環境、繁重課業、種種雜事……包含唐家無形給他的壓力,或者人生總精量就是那麼兩大瓶2000c.c.,他四年前揮霍一空,現今剩沒幾c.c. 供他娛樂。
 
  但人難免有很想做的時候,就像定期排泄,蘇砌恆焦躁難耐,眼神在螢幕前難以聚焦,工作進度趨近於零,他不敢逼自己,索性放棄。
 
  他鎖好門,嚥口口水,點開資料夾深處的GV,靜音觀看。
 
  片是菊花分他的,質量有保證,演員很敬業,萬分投入,他們給彼此擼管、口交、舔舐身體各處。由於無碼,莖柱上的脈絡十分清晰,兩個洋漢,顏色樣子挺好的,他們很興奮,蘇砌恆卻很掃興,不知為何,剛才明明想得不行,實際要做了,反倒無感。
 
  他關了電腦,準備洗澡睡覺,此時手機傳來LINE聲響,他拿起來瞧,差點兒沒戳瞎自己的眼。
 
  一個陌生號碼,上頭寫:「假日陪我走走,方便嗎?」
 
  暱稱是昔,蘇砌恆根本問都懶得問他怎搞到他帳號,什麼個資保護,全是瞎扯淡。他原本不理會,反正LINE以毒攻毒,殺遍天下焦心人,不回已是表態。
 
  未料訊息再來,對方下一句接:「對了,你週末有社區活動,我也一併參加好了。」
 
  蘇砌恆無語,男人不管知悉什麼,他都不會太意外。
 
  他不得不回:「那屬於社區的人才能參與。」
 
  唐湘昔:「我剛在這附近置產,也是社區的人了。」
 
  ……妥妥土豪不解釋。
 
  而且好死不死,這次社區活動輪到在他家舉辦,他懷疑唐湘昔根本早知曉了這點,從而登堂入室。
 
  可又怎樣呢?男人有千百種於他不利的方式,他好心沒追討違約金,可誰知那是否以防萬一用於今日,逼他妥協?他本就不打算耍賴,硬把自己賣了不是繳不出來,問題是小熙呢?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偏偏他根本搞不清楚對方的目的心思,說來確認愛情?不,唐湘昔不是那樣浪漫的人,他功利、勢利,一切以自身及家族利益為前提,他特意前來的源由肯定很多,但總不會令自己空手而歸。
 
  ……或許,有零點幾趴的可能性,是真的?
 
  蘇砌恆苦笑,搖搖頭,太荒謬了,光想像都覺得自己蠢,同樣的教訓不必承受第二次,而且既然沒打算回到以前,那是真是假,與己無關。
 
  他思考戰略,無論如何,保住孩子第一優先,在不確定對方真意前,他只能步步為營、見招拆招。
 
  想到又要回到離開前那段緊張生活,蘇砌恆不由無力,回:「隨便你。」
 
  「我倒是真想隨便,就怕你不給機會。」
 
  男人無賴,暗示某些跟性有關的東西。換做別人蘇砌恆還不會往那處想,可男人不同。氣人的是,唐湘昔用了很隱蔽安全的語言,蘇砌恆想告他都告不成。
 
  他索性扔開手機,沒設黑名單,是他不想接下來讓一堆不明號碼,佔據手機記憶體。蘇砌恆進浴室,脫去身上所有裝束,彎身開水時發現性具半勃,登時通紅一張臉。
 
  前會分明沒感覺的……
 
  剛接完男人電話,他略抗拒,忙把水轉涼,噴在陰莖上。
 
  雖有暖氣,可天氣寒涼,冰冷感刺激得他一陣哆嗦,蘇砌恆咬牙,告訴自己:不要去想從前,那些都是毒。他徹底享受過了,繼而花了一番心力,狠狠戒掉,不該重蹈覆轍。
 
  可他手仍不自覺沿著自己的喉結,一路觸摸至胸膛前。他乳尖挺立,周圍疙瘩盡顯,試圖碰觸,一聲呻吟不由洩露出來,他趕忙嚥下,水聲嘩嘩,掩住許多不可告人的私密。
 
  嘆口氣,罷了,做就做吧,何苦為難自己?
 
  他刻意抗拒,反而好像在意了那人,其實壓根兒跟他無關。
 
  蘇砌恆將水轉熱,大起膽子,手指沾了些潤髮乳,探入那久未敞開的密境,布滿皺折的括約肌一開始對異物有所排拒,但身體很快恢復記憶,變得貪婪起來,張開小嘴吞食手指。
 
  蘇砌恆背靠溫暖磁磚,舒一口氣,緩慢坐在地上,用一種他看不到而極為淫蕩的姿勢打開大腿,他很熟悉自己的身體,很快就找到體內敏感那處,摁壓下去,久違的舒悅感自背脊竄上,麻痺大腦,舌根隱隱有種甜美滋味,像嚐到蜜糖,誘人沉醉。
 
  他在水潮中對自己做盡種種恥事,狎弄各種羞恥部位,這是很正常的,是男人都需要自瀆,他這樣告訴自己,內心深處卻無法否認,自己使用的手法、技術,乃至於敏感點,悉數合乎那人喜好。
 
  他教會他很多,除了希望,還有慾望,有時候他真不知該不該感謝他。
 
  「啊……」蘇砌恆鼻翼翕動,終於在久違的極樂下射精,白濁很快被涼水沖淡,連同複雜心緒衝下水道。他想,順其自然吧,除此之外別無他法。蘇砌恆身軀降溫,為自己的膚淺懦弱感到不爭氣,偏又無可奈何。
 
     ※
 
  今天是社區活動的日子。
 
  蘇砌恆一早起來,忙裡忙外,準備吃食與酒。
 
  老外偏好BBQ與酒,所以蘇砌恆事先把肉醃好,又做了幾道台菜給人嘗鮮,最後則安排甜點,做了個蘋果派,搭上昨夜準備凍涼的起司蛋糕,想來差不多了。
 
  滿屋子蘋果芬香,到假日必定賴床的蘇沐熙聞香而起,同威爾斯走到廚房,一大一小一齊嚷嚷:「好香喔……」
 
  平日講英文,假日講中文是他們家的規矩,五要是練習外語之餘別忘母語,威爾斯很早就被華人收養,中文講得很地道,只有一點兒英腔及文法不順。而小熙剛好當了他的陪練,不時指正,兩人相互督促、相互進步,蘇砌恆很喜歡看倆孩子交流。
 
  威爾斯露出天真樣貌:「我最喜歡蘇做的蘋果派!」
 
  「那就先幫我去清院子的落葉跟搭好烤肉架吧。」他給孩子們安排工作,兩人得令,手牽手歡快而去,威爾斯先讓小熙去盥洗,此時門鈴響起,他猜社區的人可能先來了,便去應門。
 
  只見一個陌生高大的東方男子站在門前,威爾斯咧嘴笑:「嗨,我沒見過你,你是…
 
…?」
 
  「Hi. 」對方很友好,並以英語自我介紹:「我剛搬到這兒來,聽說今天這裡有社區活動就過來了……我叫Edward,是Javed的朋友。」
 
  「噢,那你等等。」威爾斯朝屋內喊:「蘇,你朋友來囉!」
 
  喀鏘、砰咚、磅!鍋碗瓢盆砸落的聲音伴隨一聲低叫響起,威爾斯正要看看怎回事,男人卻早他一步衝進屋,前者不及阻止。「嘿!」
 
  西雅圖治安良好,可防人意識不可無,尤其他是全家最強壯的男人,有護人之責,威爾斯連忙抽了跟球棒過去:「哈囉,先生,你不能就這樣闖入我家……」
 
  「匡」!偌大一聲響,威爾斯在廚房門前呆立,蘇砌恆剛用平底鍋敲完入侵者的頭,他氣喘吁吁,一臉受驚,見威爾斯銳利兇狠的眼神,一時反應不來,「怎麼了?」
 
  「這個人……」
 
  蘇砌恆尷尬。「是鄰居。」
 
  男人狼狽捂頭,他不過來看情況如何,不料踩到地上蘋果餡,身軀一滑往蘇砌恆方向栽倒,而青年嚇到,轉身一記揮拍,漂亮甩在他腦門上……唐湘昔感覺腦子跟棒球一樣飛出線外,疼得呲牙咧嘴。
 
  真是夠尷尬了。蘇砌恆此時還不想與這人交惡,只得道:「威爾斯,這裡太亂,你帶客人去看看需不需要醫生……」
 
  「不用了,你的手比較嚴重。」唐湘昔站穩了,不顧發紅腦門,硬是把人攬進懷裡,逼著他沖水。
 
  「你不……」
 
  蘇砌恆欲掙,男人嘴唇抵在耳邊:「你不想在台灣的事──例如我們的『關係』,被旁人知曉吧?」
 
  妥妥威脅,蘇砌恆磨牙,恨自己剛剛沒怎用力些。
 
  他冷嘲,「除了這招,不會別的嗎?」
 
  唐湘昔面色不改。「因為這招最有用,而我一向是實務主義。」
 
  是啊,男人就是這樣的人,所以愛情或感情,扯不上實務的,對他來講統統扯淡。
 
  他正取出蘋果派時聽到唐湘昔來訪,心驚下不小心燙腫了食指,自然反應下摔了派,地板一片殘渣,正散發熱騰騰的蘋果肉桂香氣,威爾斯暗暗心痛,尤其想到小熙失望表情,不由更加難過。
 
  他握緊球棒,對這不速之客隱隱產生敵意。
 
  「我好了~」
 
  小熙蹦蹦跳跳過來,威爾斯手裡一跟球棒,想也不想打開櫥櫃扔進去,換上一副無敵陽光明朗笑容:「Mercy好了?等你好久囉~」
 
  蘇砌恆 & 唐湘昔:「……」
 
  他們剛剛是不是看到了一隻狼犬到金毛的轉變?
 
 
 
--
FB有七夕番外,FB福利,暫時不貼過來,等完結再貼在這裡~
小小小h
,懶得鎖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